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西方诗歌

大秦铁血战士李东来张诗诗

时间:2019-08-11 21:43   编辑:本站

大秦铁血战士李东来张诗诗

笔趣阁最快更新大秦铁血战士李东来张诗诗最新章节。 接下来的时间里,北方各大武道家族,凡是,受到东家宴邀请函的,而没有参加的势力,都收到一张拜贴。

铁线门。 “真是可笑,这李先生,也不过如此吗?居然让这么多门派臣服了。 ”门主铁音冷笑一声,本来,他知道居然有那么多人去参加东家宴,他心里便是有些后悔了。

这段时间一直是惴惴不安,以为接下来就要面对着李先生的报复,可是,没想到却是只是受到了一个拜贴。

“听说,那李先生,是个毛头小子,现在看来还真是这样的,要是我的话,有了大势之后,便是疯狂的去收服那些不服的势力,谁还会整那些虚头巴脑的事情。

”“看来,我要好好的端一下架子了,起码,要从那位李先生,嗤………”他嗤笑了一声,很明显对一个毛头小子称呼李先生,感到嗤笑,“从那位李先生那里得到一些好处,以后再宣布归附。

”他又不是傻子,自然知道李东来现在大势已成,根本不是他能够力敌,要是,李东来在大势成了后,便用武力,压迫而来的话,他立马便会宣布归附。

可是,现在,他了解到李东来的毛头小子的属性。

心中自然是有了别的想法了。

他甚至在心中嘲笑,那些提前臣服的家伙:“连一点好处都没有得到就选择臣服了,真是愚蠢的可怜。 ”一边在这么想着,他用手将拜帖打开了,去打开拜帖的时候,他有些心不在焉的,忽然,在这时,他听到了一阵刺刺拉拉的某种锋利的东西切割空气的声音,在朝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的时候,脸上便显出了惊骇的神情。 入目的是就是那张拜帖。

只见那拜贴上,只有一个字,杀!无数的细小气流,从那杀意中涌了出来,仔细去看便能看清,那气流分明是小剑的形状。

铁音转身就走,可是,这个念头,刚刚产生那剑气便朝他涌了过去。

下一瞬,无数的血雾爆了开来,再一瞬,连血雾都消失不见,那血雾居然被剑气又重新分解,肉眼难见。

而且,这还没完。

一个豪华的房间里。

一张棋盘边上。

李东来轻轻抬了抬眼眸,将手中的白子轻轻的落在棋盘,黑方瞬间入劣势。

“你的棋力,太差了。

”李东来轻轻的说道。

而有人能够以上帝视角,观察世间所有发生的事件的话,就会发现李东来落子的时间,跟铁线门门主的那张拜贴,迸发出无数道剑气的时间,完全吻合。 而随着他这一子的落下,那道将铁音杀死剑气,寻着莫名的波动,汇入虚空之中。 “不用我们,去对付那些冥顽不灵的势力吗?”被李东来棋路所散发的气势,所迫的孙川,脸色苍白的说道。

“下完这局,去给我找着棋力高的人陪我下棋。 ”李东来答非所问道,他有一段时期,非常痴迷棋道,今天,闲来无事,便重新拿出棋局,与孙川对垒,但对方的棋力实在是太差了。

孙川若有所思的落了一子。 啪嗒,李东来似乎想都不想的落了一子,黑方瞬间成了死局,李东来看了看虚空,轻声道:“第一族,灭。

”“周少,咱们现在出来是不是不太好啊。 ”一个其貌不扬的青年,对身旁的青年恭敬的问道,说着话的时候,他的目光还四处查看,似乎在提防这什么,“东家宴,我们铁家没有参加,定然会被报复的,现在,就应该蛰伏在家里啊,等这风头过去后,再出来啊。

”“看你那胆小的样子,这有什么啊,就算我们铁家没有参加东家宴,那劳什子李先生,能有什么办法,灭我整族,现在是法治社会。 ”法治社会?这在一个武道家族的子弟的口中说出这个词,要多可笑,就有多可笑。 铁少心中动了动,这个李先生传的厉害,但在他看来就是个棒槌。

本来,在他们知道东家宴居然有百分之六七十的武道势力,参加后,整个家族的人心中都惴惴不安,怕在东家宴结束后,就面临着报复。

为此他还在家里躲了一天。

结果到第二天,还没有遭到报复。

他在家里实在待不住了,就大清早,就想朝外跑,结果在外面,居然遇到了一个人送来了那李先生的拜贴。 拜贴,居然是拜贴,这不是说明李先生服软了?他当时心思一动,就想在给那劳什子李先生使个绊子,就吩咐下人,让这送拜贴的人,在外头干等了多半个多小时,再让人给其通报。 周威听到铁天铁大少爷,说自己做的壮举后,不由的瞪大了眼睛。

“牛逼,铁少,您太牛逼了,这么说,那李先生还真是个棒槌了,明明自己占据了优势了,居然还派人送拜贴。

”“哈哈哈哈!小意思。

”被拍了马屁后,铁少大笑起来,可是,过了一会儿,他却发现,自己的手下居然用一种惊恐的眼神,看着自己的胸口。 他低头看去,不由的瞪大了眼睛,在他胸口居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口子,从这头一直能看到那头,通透发亮。

轰!无数的剑气爆发开来,将铁少绞的凭空消失。 下一瞬,那剑气又遁入虚空之中。 啪嗒。

一滴红色的血液,落在周威的鼻尖,终于将他从恐惧的梦魇中唤醒过来,他下意识的用手将沾在鼻尖的血液,擦掉。 呆呆的看着指腹上的那抹红色……要不是,这抹红色的提醒,他真的觉得刚才在他身边的事情,是他在做白日梦。 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凭空消失了呢。 而就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铁家人一个的凭空爆发出剑气,然后被剑气扫成空气。

那剑气似乎是寻着血脉而行,但凡是,铁家人全部死于剑气之下,而没有铁家血脉的人,即使在剑气爆发中心,也毫发无损。 而在这些事情发生,一张张拜贴,也继续被分发到北方各地。

李东来面前一个的一个中年人,正满头大汗的看着棋盘。

王子空看着棋盘,看向一处,又看向一处,明明能够看出有很多地方可以落子,但是,当他将棋子拿起来的时候,却是举棋不定了,似乎棋子落在哪个地方,都会面临对方理解的反击。

他举棋不定,最终,落了一子。 “十一个呼吸了,你输了。

”李东来将棋子落在棋盘上,啪嗒,“灭一族。

”在铁线门铁家血脉全部死亡后,这中年人,便来到了李东来的住处,替一个家族求情,李东来给了他一个机会——李东来每落一子,便会杀一人,只要对方能在他要保家族的人死绝之前,赢了自己,就可以保下那家族。 并且,双方限定时间,每次落子不能超过十个呼吸,谁若是超了时间,便算输。 但,很明显,这人失败了。

李东来看向虚空,又看向眼前的中年人,“你还想替哪个家族求情。 ”对面的中年人,嘴唇哆哆嗦嗦的两下,张口难言,“郑家跟我祖上是结拜……”“不用多言,只需告诉我,你要保哪个家族,即可。 ”李东来平淡的声音,让许田程脸色变了变,“郑家。 ”“好!重开一局。 ”李东来一挥手,又重开了一局。 笔趣阁最快更新大秦铁血战士李东来张诗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