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西方诗歌

吴晓灵:股灾有6大原因 涨跌停板制度存缺陷

时间:2019-08-29 22:57   编辑:本站

吴晓灵:股灾有6大原因 涨跌停板制度存缺陷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出席“财经年会-2016预测与战略”时表示,中国股市震荡反映出市场机制的缺陷,单单合并金融监管机构无法解决中国的市场问题,中国应肯定央行在监管机构中的主导地位以维护金融稳定。

  第一,杆杠交易的过度、无序以及监管不完善放大了资金市的缺陷,“A股融资余额占市值比重曾高达3%,加上场外配资达%-9%,远超纽交所的2000年以来的峰值%。

”  第二,多空机制不均衡,失去了市场自我平衡的能力,造成单边上扬局面,“急涨”之下必有暴跌。

  第三,股市缺乏有效的,目前的涨跌停板制度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市场出清,在对冲工具有限的情况造成大面积停牌,导致流动性丧失。

  第四,新版发行制度的缺陷造成大新资金乐此不疲,向全额冻结资金的新股发行制度对此交易产生短期冲击。

  第五,此中国投资者结构不合理缺少分红机制引发的过程投机行为,以及上市治理与行为规范不完善造成市场交易行为的扭曲。   另外,吴晓灵认为媒体言论助推了牛市思维,媒体未在舆论监督和市场净化中发挥应有作用。

  近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尹中卿出席大梅沙论坛时称,金融业分业监管面临严重挑战。 当务之急是应由总理或主管金融的副总理担任由“一行三会”组成的金融监管协调部级联席会主席,将成员单位扩大到发改委和财政部。

成熟后,将“一行三会”合并设立中国金融监督管理委员会。       有道是:牛市死在猪身上让狗吐血!股市庄家的“狗血”骂战牵出了一条黑线,上有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下有“宁波敢死队”黑庄徐翔,背后则是证券监管体制内在的黑洞。

  今年6~8月的,监管层通过媒体把公众关注的焦点引向了境外机构“恶意做空”,不惜动用公安系统直接调查取证。

而密集调查的结果却发现:最大的做空势力来自于“庄家”出逃引发的踩踏!由此引发了股市庄家之间“狗咬狗”的骂战,有道是:牛市死在猪身上让狗吐血!股市庄家的“狗血”骂战牵出了一条黑线,上有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下有“宁波敢死队”黑庄徐翔,背后则是证券监管体制内在的黑洞。 如习近平主席所说的那样:“近期资本市场的剧烈波动说明,现行监管框架存在着不适应我国金融业发展的体制性矛盾。

”  中国证监会的监管框架是在90年代中期形成的,其主要特征有二:其一是主管证券审核的发行部,其二是自上而下的机构部。 这样的监管架构是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完成的,或许可称之为“半市场”的监管体制。

从组织架构上看,证监会类似于控股公司的总部,自上而下监控着旗下的证券公司和基金管理公司。 这种自上而下的监管可以细化到管人管股票,监管者与被监管者之间存在着错综复杂的人际关联,却可有效监控主要负责人的道德风险。   早期证券市场的规模很小,交易量很低,管住了证券从业机构的主要负责人就等于是管住了市场。 从这个角度看,当时形成的监管框架和证监会的市场定位相适应,因为当时的证监会不仅是证券市场的“道德天使”,还承担着“为国企脱困”而融资的经营责任。

客观地说,证监会并不是监管者,而是证券市场的经营者!可有效监管证券从业人员的道德风险,却难以约束证监会从业人员的道德风险。

如今股市长大了,如俗话说的,树林子大了啥鸟都有。 监管者与被监管者之间的人际关系网络上下延伸,盘根错节,道德天使随时可能沦为政治娼妓。

与此同时,内线交易和与之相关的股市暴利也越来越大,这种自上而下的监管体制几乎必然滋生市场操纵和内线交易的行为。 监管层的部门负责人可以“道德天使”的身份居高临下,股市暴利如水中游动的锦鲤,唾手可得,官场与市场的结合必然导致权力寻租。 制度性的寻租一旦存在,相关人士之间的攀比行为也会出现,由此演绎,监管体制本身就成为中国股市频发系统性风险的因素之一。

如果说,第一代监管者还有改革开放初期能够自我约束的道德情怀,其后继者却可以通过监管框架所授予的权力把寻租市场开发到极致!  现行监管框架内在的寻租市场存在已久,只是在本次股市剧烈震荡中暴露得淋漓尽致,并引发了高层决策者的关注。 改革如箭在弦上,改革的方向也很明确,其一是市场化,其二是现代化,其目标是有效防范系统性风险。 小改是证监会的内部改革,大改则是“一行三会”的框架重构,在我看来,习主席所期望的制度性改革应该是后者而非前者。

  国学之中,儒家倡导“仁义礼智信”,将“诚信”二字定义为立国之本。 同理,金融监管机构的“诚信”就是国家的诚信,所以金融监管体制的改革应跳出自上而下的监管框架,废除发行部,废止机构部,在推行股票发行注册制的同时,推行从业机构备案制。

过去三年以来,中国股市的流通市值已经超越日本,上升为全球第二大市场。 根据15年前签署的WTO协议,今年全面开放市场的承诺,中国的市场也应包含股票市场的对外开放。

因此,应在监管框架的改革中体现开放精神,与发达国家的监管框架接轨。

  股票发行注册制,从业机构备案制和证券市场的全面开放是三位一体的制度性变革。 这一改革思路看似简单,却足以消除现行监管框架中的寻租市场,从而建立金融监管的权威和证券市场的诚信。 (来源:理财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