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西方诗歌

去法院办强制执行,弱女子反被拘留15天?

时间:2019-09-04 20:37   编辑:本站

去法院办强制执行,弱女子反被拘留15天?

  法律只威严了一下,继续搞笑  我们对官渡区法院有怨气是难免的。 因为这个地方的法官胡判一气,完全就是居然之家的走狗,二审推翻一审但让我损失巨大,也没有任何说法,这次来申请强制执行,实在有点气不过。 只是男人比较理智而女人容易情绪失控。

  当时我是很顺利就过安检进了大门,但她走在后面因为不让带包跟门卫室的警察大吵。

等我回去见到她已经被好几个人按在地上带上手铐押走。

不得不说这是2年以来我见到的法律最威严的时刻。   我曾想跟着她一起被押走,但好几个警察严厉警告说你不能跟着,否则对你执行强制措施,第一次警告你!我认怂退到外面,然后苦苦等了几个小时。 中间几个警察过来给我做了很多笔录,我反复说对不起,希望从轻。

最后来了几个高大威武的警察让我过去劝劝她,让她承认错误和写悔过书。   我于是跟着警察进入到大楼深处,看到她带着手铐被关在一个极小的单间牢房。

我于是劝她赶快招了吧——哦不是,承认错误写悔过书吧可以从轻,何必这么认真呢.......但她的表现基本上就是一个女共党,无论我怎么劝也决不妥协。

为什么我总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叛徒?  有一个细节,她一见到我就隔着铁窗悄悄递给我一张纸,是盖着大红章的拘留通知书。

她很有地下工作者的头脑和素质,后来幸亏有这个东西我才能继续提出复议。

  后来我要求警察给我一个正式的书面拘留通知书,他们说没有,我感很不对劲但是也不敢多问。

  她偷给我的那张大红章‘拘留决定书’上写着:如有异议,三日内到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口头或书面提出复议申请。   这张纸就像一根救命稻草。   法院周一才上班这已是三日的最后一天了。 周一中午我到了昆明中院,办事大厅窗口的人见到这张纸的第一个反应是惊讶,第二个反应是极度惊讶,似乎从未见过这种东西,  甚至前后检查是不是个假的,判研之后让我找另外一个人,另一个人同样先惊讶后极度惊讶,皱着眉看了半天给了以下3个可能,第一打某个电话问,我打了,电话里说原则上可以递交;第二回到官渡区法院找他们提申请;第三个去中院第二办公区办理。   我按照方案3下午一上班就到了中院第二办公区。

这里的人继续一脸惊讶,说你这个不应该找我们必须让官渡法院提供档案,我反复沟通说我提交你们然后你们应内部去调取  档案,对方坚决否认。

最终结论是我必须去官渡区法院提复议,再由官渡法院把档案交给中院。

我强调说纸上写的可不是这个意思,官渡法院可以很容易把我再踢回来怎么办  ?终于要到一个电话号码,说好不行就打电话。

  立即赶到了官渡法院,窗口的人继续大吃一惊之后极度惊讶,让我去另一个窗口,另一个窗口的人大吃一惊之后,开始反复研读并打开word文档查看各种条文,并截取了关键  词在内网上查询,我在旁边傻傻的观看。

一番操作之后,他终于开口说你应该去中院提交再由中院来调取档案。 果然不出所料!我立即说我在中院就是这么说的,但是被否定  了。 对方坚持应去中院。

好在之前拿到中院的电话号码,立即打电话。

两个法院的人终于开始了直接沟通。

两边法院一番对话之后,最终结论我应在官渡法院提出复议请求。

  因为时间紧迫,拘留书上写可以口头提出申请,我立即提出口头复议申请。

他说不行,口头只能是残疾人或者傻子才行,你必须写文字的复议申请,必须有什么内容,按照什  么格式。 还强调我们法院不提供纸张。

  此时是3天期限的最后一天,时间只剩下最后一小时了。 我随便找了张纸张立即手书了申请书,但窗口的一位法官立即很有威严的告诉这样不行,必须按照格式你的这个纸也  不行。

我急了,问这上面有没有什么信息不全不对?法律规定用什么纸了吗?他说都没有,但你的格式不合规定。

  我说你们可以胡判乱判,发个通知可以错漏百出,但是我的格式必须极按照你的规定?他说你这么写就是在蔑视法律,我说我这么写是法律给我的权力。

他的声音开始大,我  也开始同样大声,立即有4-5个警察包围过来,就跟那天的阵势一样。

但是我保持理智,看到他们背后的大标语牌,现学现用书记的话说:我没有在你们这里见到‘公平正义’。 感谢书记的语录就像咒语一样有效,把对方被镇住了一直不敢动手发飙。   争吵在持续,在法院大厅里双方大吵的声音很大。

有人说你先别激动,我对法官说:我的声音跟你一样大,要不然这么着,只要你心平气和我也跟你一样的音量如何?对方无语。

  最终我还是无奈跑到法院外面的复印社里再次找了一张纸按照所谓的格式重新写抄写了申请书:  我只简单写了几个要点:第一无违禁品,第二发生口角没有主动动手,第三法警过度执法判罚过重,第四没有见到执行书记‘服务人民’的理念原则。   法院也终于心平气接受了这张手写申请。   我本无心说笑话,谁知笑话逼人来!  本来法律上的事,很绝望很严肃的,无奈最后又变得搞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