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西方诗歌

月光花:爱与记忆,永不止息

时间:2019-07-04 07:47   编辑:本站

月光花:爱与记忆,永不止息

七年前的夏天,我在实习的报社转正,朝我以为将持续终生的新闻工作者生涯迈出了第一步。 我分到一个带浴室的宿舍单间。 职工楼的长阳台一侧排着油漆斑驳开裂的棕红木门,装有防君子不防小人的普通门锁。

这间宿舍在几年后遭了贼,警方的追查不了了之,让我生了一肚子窝囊气。 不过,在搬进来的那个夏天,不足十五平米的房间是我安固的外壳。 我很快把何琴从大理喊过来。

她是我的小学兼初中同学,我们念书时形影不离,被称作“大头和尾巴”。 我考到外地念的高中,她留在县城中学。 再后来,我在大学忙着办校报搞公益活动的时候,何琴离乡打工,为她的两个妹妹赚学费生活费,连春节也不回家。

生活使人分道扬镳,我们四年没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