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西方诗歌

【村官随笔】因感性而为人

时间:2019-07-08 16:54   编辑:本站

【村官随笔】因感性而为人

  曾有一句话:“生活不是经历痛苦,而是苦中作乐。 ”若我们只将客观理性加诸周身,只会不断接受、认同、忍受痛苦,何来“作乐”?一生也只将在无尽的痛苦中度过,如果世界只剩下客观与理性,我想这样的世界只有毁灭是唯一的结局。

  如果世界只剩下客观与理性,那我们将失去创造的能力。

党一切用品都以实用为唯一目的,那我们将失去艺术之美,色彩与激情将会凋零,更不会有梵高所说的,“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把火,过路的人都看到烟。 ”当一切言语都以交流为目的,那我们将丧失文学之美,小说、散文、童话、专辑都将被古板的说明书所代替。

更不会有尼采所说,“一切文字,余爱以血书看。

”当一切声音都以含义为目的,那我们将丧失文学之美,音乐与旋律只因不能用方程式表达而被抛弃,更不会有杜甫所声发,“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 ”若仅存理性,而错过了开在心与世界接壤处的花朵,那将成为这个世界上最令人扼腕的遗憾。   如果世界只剩下客观与理性,那我们将没有生活。

生活于人之不同便在一个“活”字上。 “生”是相同的,“活”才是感知生命的千千万万种方式。

当我们的一切都趋于程序化,从出生到死亡,每天都过着相同的日子,整齐划一,单调乏味,只是望着就令人心生怖惧,这满眼的生活还有什么欢愉可言。 莫泊桑曾说,“生活不可能像你想象的那么好,但也不会像你想象的那么糟。

有时,我们能脆弱得一句话就泪流满面,有时也发现自己咬牙走了很长的路。

”试想,若只有理性,我们丧失了那些滋养磨炼自己的酸甜苦辣,那将成为这个世界上最令人无助的苍白。

  如果世界只剩下客观与理性,归根结底,我们将失去感情。

感情是作为人、甚至动物、生物的最低底线,没有感情,我们将没有如杜甫那般“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之喜,没有李煜“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之悲。 村上春树曾说,“我们活着,同时也孕育着死亡,不过那只不过是我们必须学习真理的一部分,然而直子的死告诉我,不管拥有怎样的真理,失去所爱之人的悲哀是无法治愈的。 ”我们在生死中用理性获得真理,然而一切真理,在感情面前都溃不成军。 党人的脑海中仅剩理性与真理时,那么他的身体中将失去一大部分力量,在困难中逆风行走的力量,在挫折中勇往直前的力量。

若只有理性,我们丧失了真情与本心,那将成为世界上最令人痛惜的冷漠。   理性好比肉体,感性好比灵魂,如果我们只有理性而无感性,那只能是这世间的一具行尸走肉罢了。 所以让我们保存好自己的灵魂,不为别的,只为做一个活生生的人。   北京市海淀区西北旺镇大学生村官刘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