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西方诗歌

阴媒 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自毁道果在线阅读

时间:2019-07-22 16:53   编辑:本站

阴媒 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自毁道果在线阅读

“九身琉璃灵母……”“窃天贼子人殷……”“汝等外道邪魔,竟也敢妄言帝君之修行,帝君之行止!?”御龙驾辇的青帝帝君沉声冷喝,始终淡然的神情此刻终于显露出了愤怒之相,其声传达天地,震耳欲聋,话音未落便就见天地间风云变幻,朗朗晴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消暗如夜,有星移斗转似阵布列,诸种星迹运动间玄妙难言,凌厉杀伐之意更是盖压世间!人殷见此,不禁收起了轻蔑态度,转而神情凝重万分。 子攸宁见此,也不禁全神戒备,目光牢牢锁定天上星空,时刻警惕着可能发生的危险。 “大道无形,繁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 ”“青帝……”“果然传言不虚,你已触摸到无上道果,真是可惜,也是可叹呐!”远远旁观的邪魔湛妒摇头轻声长叹,事已至此,已成定局,徒叹又能奈何,现如今已经无力再去改变什么,因执而成堕,最终也只会自毁道果,恰如此时此刻。

伴随青帝一言而生怒,天地变幻,斗转星移间大阵之威立显。 御龙驾辇,盘游浮升;仿若天地主宰正在归位莅临,他冷漠俯视着云端行宫,阴森望着二人身形,他提剑而起遥指苍穹,霎时间星辉齐聚而来,为他的身体镀上了一层神圣的光芒。 “尔等……”“便就与这天境一道消亡吧!”沉声言罢,便就见整个已经破碎的龙渡宫被无上玄妙之力所笼罩,漫天星空盖压而落,犹如天穹塌陷般砸了下来。

天地相合,立时化作寂灭虚无,黑暗虚空中天刑之力隐现,大大小小的黑洞旋涡闪耀着紫色雷霆,一步步从边缘迅速蚕食着整个龙渡宫,先是悬浮的亭台楼阁,接着是碎块陆地、琼楼玉宇,所有的一切事物都在分崩离析,为了杀死他们不惜毁掉这片天!而被困于此境的人殷、子攸宁、湛妒将无处可逃,最终只能随着它一起被黑洞天刑所吞噬。 “疯子!”人殷恨恨暗骂一声,万没有想到青帝会动用这样的手段。 “自毁天境?”“哼,堂堂青帝也会有这黔驴技穷的时候!”“人殷……”“你攻他形神之体,我破这毁天之术。

”子攸宁朗声喝罢,便竭力御器佛睛宝珠施法护住周遭一方空间世界,这是他们立身的根本,在大神通法受限的情况下,唯有通力合作才能够赢得了那青帝。 人殷也当然明白眼下形势,只有赢了那青帝,才能够得到句芒之心。

梵音阵阵,佛光普照;黑洞天刑吞噬云端行宫的速度明显受到了遏制,无法再逼近一步,更不能再威胁他们的安全。 没有了后顾之忧,人殷便御器人皇剑和人皇印不停遥斩高空,只是那借由星辉镀身的青帝帝君却已经不再惧怕剑芒斩击,凌厉剑芒不等近身,便就莫名散入了星空消失不见。 “是不是应该趁现在出手?”“人殷、子攸宁也好……”“帝君也罢……”“似乎现在出手都是最好的时机啊!”被晾在一边的邪魔湛妒皱眉撇嘴,仍在犹豫不决,双方正处于斗法僵持的关头,若此刻出手的话不论攻向哪边,都能有很大把握杀掉对方。 但思来想去,他终究还是没有行动。

打蛇不死必成后患,他也仅仅就只有一次机会而已,所以如论如何万不能有失,虽说眼下机会难得,但他还做不到十足把握。

……“咱们这是去哪儿?”“取句芒之心!”“我知道取句芒之心,但为什么要来这里啊?”四梵天门户处,饕鬄一脸疑惑不解的问我,而面前不远十只镇陵神兽正在四处搜寻侵入者的痕迹,它们各自的屁股后面都跟着一群异兽狂潮,其中许多异兽已然又起了变化,就如同那些口吐蛛丝的人体蜈蚣怪物一样,甚至可能已经完全不惧五行衍变的术数攻击。

紫衣少女告诉我,此圣境天乃为青帝行宫,而真正的青帝之陵……也就是句芒之心的所在之处,还需要另从空间门户进入,此门户不在别处正位于圣境天入口的地方。

十只镇陵兽,便是开启门户的钥匙!青帝既已舍弃此世之身修行证悟,自然也不愿再捡起那些他已经丢弃掉的东西,所以他怎会再将句芒之心搁置在行宫居所中?而若想开启门户,还需要集十只镇陵兽之力。 我所要做的其实也简单,摄镇陵兽各归其位,自然而然门户便可立见,但要做起来可就难了,毕竟镇陵神兽不会老老实实站在那里让我抓,更麻烦的是那些异兽怪物实难解决。

“调虎离山,你去引开异兽,我帮你抓镇陵兽。

”饕鬄怪笑提议道。 我神情古怪问:“你不会也要把它们都给吃了吧?”“吞噬了力量,它们也就能老实了,不然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饕鬄反问。 这个……还真没有!不过我还是有点担心,就凭你饕鬄自己能行吗?“别小瞧人,且看我的吧!”饕鬄却是自信满满,似乎捉这些镇陵兽于它而言,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既然它想表现,那我也乐得成全。 当诱饵这种事情我有经验,素日里来我也没少充当诱饵,当我御器金府雷龙出现的时候,那些异兽怪物发疯般便向我蜂拥追来,我不敢恋战拔腿就跑,呼啦啦便就引走了一群,其中甚至还有几只镇陵神兽。 其中有两只镇陵神兽拥有巨鸟之形,它们见饕鬄可飞翔空中,当即便分兵追击饕鬄。

饕鬄诡谲的人脸上浮现狞笑,口吐巨斧大钺,迎风便涨,以脚踏紫火迎战镇陵神兽,不得不说拥有神器在手的饕鬄,实在是威猛非常,两只狰狞镇陵兽根本就不是它的对手。

一番激战后,饕鬄便将它们尽皆吞噬。

既然这法子有用,我们便就如法炮制,先后勾引十只镇陵神兽接连被饕鬄吞入腹中,而后我们便从攀天梯疾步走下,来到一切初始的地方。

“呕……”饕鬄张嘴吐出十个木雕异兽神像,上面还黏连着它的口水!饕鬄提醒道:“你动作快点,它们会汲取帝陵仙力再凝妖身,我可不想再吃它们一次!”“怎么,有的吃你还嫌弃了?”我笑问。 饕鬄满脸不爽道:“味道很差很难吃,不信你试试?”我试试?我拿什么试?你以为谁都能跟你一样,见什么吃什么啊!捡起摔落地面的镇陵木雕神像,近距离看着双首鹿头,怒目圆睁,舌头长而尖吐出的怪家伙,我实在想不出青帝帝君是如何化虚为实创造出它们的。 逐一将它们摆回各自位置,我凝神施法,按照紫衣少女所说的方式行功御器。

“嗡——”轻声嗡鸣颤响,空间掀起涟漪波纹,十只镇陵兽的眼睛陡然绽放猩红血光,玄妙仙家神通力弥漫开来。

就见原本攀天梯的位置处,一道白光门户徐徐浮现。 透过门户可见其后另一方生机盎然的世界,花草郁郁葱葱,天地灵气浓郁的简直不像话,甚至是凝结成了朦胧雾气在氤氲飘荡。 而我却是呆住了……那熟悉的地方,赫然就是小白月自感成灵的谷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