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西方诗歌

第三百三十一回 天狼出手沧狼行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13 21:39   编辑:本站

第三百三十一回 天狼出手沧狼行最新章节

金不换的脸上挂着一丝邪恶的笑意,变戏法似地从怀里掏出了一张黄色绢帛包裹着的东西,看样子象是一份信件或者是诏书,在沈鍊的面前晃了晃:“沈经历,你手中的东西是严阁老发的,而本座这里还有一份严阁老的密旨,着即将大逆之人夏言就地赐死,如果你聪明的话,最好就留在此地喝茶,我们办完了事以后,你再回去复命,就说去时已经看到夏言被赐死了。

”沈鍊突然笑了起来:“金公公,如果皇上真的有这道旨意的话,还用得着我再跑一趟吗?你这份所谓的密旨想必就是你和严阁老私自弄出来的吧,到时候逼死了夏言,再把这矫诏的罪名推到我,推到我们锦衣卫身上,既除掉了夏言这个心腹之患,又能借机栽赃我们锦衣卫,这算盘打得真不错啊。

”金不换给沈鍊说中了心事,脸上一阵青一阵红,他收起了那份假诏书,换了一副笑脸:“其实大家同为朝廷,为皇上效力,应该知道这回夏言是难逃一死了,你去的话无非是把夏言提回京师处死,而我去的话是就地取他的性命,也省得节外生枝了,皇上是不会因为这个而责罚陆总指挥的。

如果你实在不想按我说的办,不妨回去复命的时候就说夏言一行被江洋大盗所杀,这样你不用担干系,如何?”沈鍊冷冷地说道:“如果这么简单的话,为何金公公你们昨天不动手?非要等到今天我去传诏的时候再来这么一出呢。

只要我沈鍊一出,那么夏言无论是给劫走还是给你们矫诏杀了,这责任都是由我沈鍊,由锦衣卫来负,对不对?”金不换眼珠子一转,继续说道:“沈经历,我听说当年你做县官的时候,曾经被夏言打压,甚至你这位进士出身的才子沦落到锦衣卫。

也是拜这夏言所赐。 你跟他可谓是深仇大恨,不共戴天,难道你就不想亲手报仇,趁着这次的好机会整死夏言吗?你可要知道,皇上是个念旧重情的人,你身上的这道诏书是要夏言回京受审,万一皇上到时候回心转意,网开一面,夏言就有机会翻身啦。 不要忘了,嘉靖二十年的时候夏言也曾经罢官回家。

不到两年的时候就又官复原职啦。 ”沈鍊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坚定地摇了摇头:“不。 如何处置夏言,那是皇上的旨意,就算真的到时候把夏言放了,那也是皇上自己的决定,用不着我们这些做臣子的多干涉。 金不换,你也是朝廷的人,怎么可以知法犯法。

主动地违反圣上的旨意呢?沈某做事但求忠君报国,不会跟你同流合污。 ”鬼圣的声音冷冷的响起:“厂公,这小子软硬不吃,我看别跟他废话,就在这里顺便把他做了拉倒。 他知道我们的计划,回去后若是胡说八道,对严阁老不利,我们不能给阁老留下什么祸患。 ”金不换的脸上闪过一丝杀意,咬牙道:“沈鍊。 你自己不想活,怪不得我们,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给我上!”他的手一挥,身后的几十名魔教杀手纷纷拔出兵刃,准备冲上前去将沈鍊乱刀分尸。 沈鍊大吼一声:“天狼,凤舞何在,速来救我!”话音未落,三柄明晃晃的钢刀就已经兜头砍下,沈鍊站起身,宝刀出鞘,横刀于头上,“当”地一声,硬生生地挡住了这一刀,出刀的三人均是魔教总坛卫队级别的高手,这一刀虽然架住,但生生把沈鍊的双脚砸得陷入地里达半寸,三柄钢刀刚退,两支闪着蓝光的枪尖便直奔沈鍊的胸口,眼看这一下沈鍊就要有开膛破肚之厄了。 一阵红光闪过,在场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沈鍊的身前突然多出一人,两枝如毒蛇般的枪尖突然暴退,紧接着那三把明晃晃的钢刀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式,抖出一圈水银泻地似的刀花,把沈鍊和他身前的那人罩在刀光之中。 只听沈鍊身前的那人一声闷喝:“来得好!艾斯特拉达!”周身腾起一阵血红的气雾,而一道冷冽的刀气倏地一闪,三柄钢刀伴随着三声闷哼,齐刷刷地从中断开,碎落于地。

这一切只发生在一眨眼之间,来人以闪电般的速度挡于沈鍊面前,先是以掌风逼退两名持枪高手,再抽刀反击三名刀客,动作干将利落,绝无半点花架子,只三招的时间就破解了魔教五名高手的联手攻击,而一下就削断三柄快刀,手中的武器显然乃是神兵利器。 所有人都是江湖武者,宝刀神剑自然是大家最关心的,所以大家的目光都先落在了来人手中的武器上,只见一把比寻常鬼头大刀的尺寸大出一圈的巨大宝刀,正举重若轻地留在来人的右手之中,而刀身上红色气劲流动,象是一块烧红了的翠玉,一边闪着宝刀本身的淡淡蓝光,另一边红光闪烁,与来人周身腾起的强劲红气融为一体。

更诡异的是,这把宝刀的身上有一道肉眼难辯的细缝,缝中又闪着一丝可怕的绿光,如同夜行路中饿狼的眼睛,透着一股难言的恐怖气氛。

持刀之人正是刚才躺在地上的那名已“死”的老丈,胸前还扎着三支钢镖,但整个人已经比起刚才高大了许多,背完全不驮了,即使站在沈鍊面前,也高出了半个头,而他眼中冷厉的神芒透出一股杀气,从魔教和东厂几个首脑人物的脸上一一扫过,刺得这些高手们心中一寒。

沈鍊哈哈一笑:“想必你就是天狼吧,凤舞呢?”天狼没有回头,声音与刚才那个永远象是喉中痰液未尽的苍老之声完全不同,变得如金铁交加一般的铿锵刺耳:“凤舞就在附近暗中保护,对付这些狗东西,用不着我们一起出现,只需要我一个人足矣。 ”金不换的脸上肌肉跳了跳,沉声道:“天狼?你是锦衣卫陆炳的人?只有他才喜欢用这些畜生禽兽的名字来给自己的爪牙命名。

”天狼看了一眼在一边全神戒备的智嗔等人,没有理会金不换,而是对着智嗔说道:“你们伏魔盟的人胆子未免也太大了吧,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攻击朝廷的传诏使者,此事若是传了出去,只怕你们伏魔盟各派都有灭门之祸,听我一句劝,趁着现在没打起来,还是先撤吧。 ”智嗔的眉毛动了动,从刚才天狼保护沈鍊的这一下,他能看出此人的武功冠绝全场,比起自己只高不低,他刚才想了半天,也没有猜到此人的身份,与自己脑海中能想到的所有高手都完全不符合,智嗔摇了摇头,朗声道:“天狼,虽然我们伏魔盟这些年跟你们锦衣卫因为巫山派的事情也时有交手,但总体上还没完全撕破脸,你今天只凭两句话就想让我们放弃此行的目的,是不是太托大了点?”天狼冷冷地说道:“你们记好了,今天之后,天狼之名将会传遍整个江湖,如果你们伏魔盟的人现在不走,一会儿打起来,我天狼可不会手下留情。

”沈鍊在天狼的身后低声道:“天狼,怎么只有你一个人?现在得想办法不要同时跟正邪双方结怨,不然我们谁都逃不掉。 ”天狼转过头,脸上闪过一丝笑容:“沈经历,想必你来之前已经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了吧,不必担心,天狼就是拼了这条命,也一定会保你杀出重围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