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西方诗歌

第四百六十七章 魏公公衣锦还乡司礼监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04 21:41   编辑:本站

第四百六十七章 魏公公衣锦还乡司礼监最新章节

大清早的,刚吃完早饭的肃宁知县颜良到前堂走了圈,发现今儿不须他升堂,便抱着暖壶回了后院。 颜知县心情很好,因为刚刚得到府里通知,他去年的吏部考核是中上。

而往年,任他再如何努力,所得不过一个中字的评语。

有了中上的评语,意味着今年吏部查选叙优时,他颜知县有很大的机会会升上县,那样日后晋升机会可比他现在所担的下县要多的多。

要是天命垂青,跃过县一级,升上同知也未必不能。 想那如今已广为天下人知的廉吏杨涟,不就靠着吏部的一纸叙优直接从地方跃升朝堂,成了科道显贵么。 所以啊,人生际遇无常。

一个好的开端比什么都重要。

坐在书房中,抱着暖壶,享受着窗外一抹阳光,颜良直觉舒服透了。

他等这一个好的开端可是等了足有六年。

为此,他要感谢一人,若没有这个人,他颜良如何会有机会坐下望上呢。

这人,就是他曾误枷的少年神童、肃宁县几十年才出一个的奇才——魏家老二良臣。 说实话,虽然从府尊那里知道这魏良臣很得提督学政看中,少年有才,但颜良当时却怎么也没想到这魏良臣竟然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直接叫府尊给点了府案首。

府案首,多大的荣耀啊!深负肃宁全县人民厚望的潘家小郎都没能拿到府案首啊!据府里传来的消息说,魏良臣于府试所作的卷子可谓是神来之笔,光是府尊给的评语就超过了百字,远远压过了历届得案首者。 最多那届,府尊给的评语亦不过六十五字。 轰动,当时就轰动了府城。 不过可惜的是,当朝小国舅不知从哪得知了此事,竟将魏良臣的卷子拿走递到了京中,使得河间这干官员士绅、学子们无法一观案首文章,从中得以学习,现在想来都遗憾的很。 颜良年底到府里交接时曾问过府尊,府尊却没透露这卷中内容,只感慨一番,大意此卷只应天上有,人间哪能几回闻。 由此,倒让颜良越发佩服那少年神童魏老二了,也暗自庆幸自己误枷之后及时弥补,没将这神童给得罪了。

要不然,一个打压后进的风评传开,他颜良的仕途也就坎坷了。 不过这事于河间府而言却是大大的好事,少年神童的卷直达御前,家乡人哪个没有光彩?京里传来的消息可是说这魏良臣的卷子得了皇爷和贵妃看重,直接点了魏良臣为两殿舍人。

两殿舍人虽是个杂流官,但要是好生办差,且学业不误的话,将来亦有吏部核考入科举正途的机会。

并且起步还要高于一般的进士出身,其中更有一个莫大的隐性好处,两殿舍人名义上可是东宫属官。

换言之,这魏良臣只要按部就班,日后就能成功混一个东宫旧人的身份。

这身份,颜良挤破脑袋也得不到,这辈子他也别想得到。

感慨,羡慕之余,颜良为自己能够沾这神童的光高兴。

要不是魏良臣,他如何能有这中上的评语呢。 正感慨着,王主薄却急匆匆的过来,说是提督海事太监即将到本县。

“提督海事太监?”颜良听了王主薄说的,着实愣在了那里:这是个什么太监?打哪来的?紧接着,王主薄却说了一个让他更吃惊的消息,“县尊,这太监就是咱们的县的魏案首啊!”“啊?!”颜良惊的合不拢嘴:府尊亲点的案首、陛下钦授的舍人成了太监?“怎么…怎么可能…”颜良实在是无法消化这个信息,不是做两殿舍人的么,怎么这才几个月功夫变成了太监?“县尊,千真万确!那魏太监真是咱们县的魏良臣!”王主薄对魏良臣印象可深刻着。 “人呢,人到何处了?”反应过来后,颜良顾不得去想那魏家小子是怎么变的太监,尔今对方既是以太监身份回乡,于情于情,他这做知县的都要给安排下。 按规矩,有职司的太监回乡,县里是得安排人陪着的。 上次有个尚宝监的监丞回乡,县里就差的六房给陪同回去的。

不仅如此,卫所那边还特意派了几个军士护送这监丞呢。 似乎,那监丞也是梨树村的。 这梨树村倒是个风水宝地,接连出了两个有品级的太监。

“提督海事太监是几品?”颜良错愕之余想起这个问题,监丞是七品,这海事太监挂了提督二字,怕是大珰了吧。 一想很有这可能,毕竟那魏良臣是得了皇爷和贵妃看重的,真要是混成了宫里大珰,也不稀奇。 本朝开国以来,年纪轻轻的大珰可不少见。

王主薄摇头不知,他真是不知这提督海事太监是个几品职司,对方那头也没说啊。

品级不同,接待的规格也不同。

监丞回乡,颜良可以不陪同,但你要来个秉笔太监,不说他了,府尊那头那得屁颠屁颠的跟着。

正头疼着,衙门外远远就传来敲锣打鼓声。 ……..肃宁城外,提督海事太监魏公公亲切的看着家乡,却是一点也不急,而是掐指算着时间。 模样,很像是个给人看房子,测地理、量棺材摆的正不正的师傅。 正式。 魏公公最是看重“正式”二字,他小人家头回衣锦还乡,无论如何得隆重万分。

所以,这出场仪式必须掐着点子,一刻也不能误了。 良辰吉日。

巳时三刻,是吉时,小田大叫一声:“公公,时辰到了!”“嗯!”良臣抬头看天色,大概十点钟的样子,这点城里人多热闹,于是欣然挥手,扯嗓喝喊一声:“进城!”话音刚落,三十多个半道雇来的吹手、锣手们就兴高采烈的从地上爬起来,然后拿出十二分的力气吹打起来,当先开道向着肃宁县城进发。 魏公公可是许了重赏的,由不得他们不卖力气。

锣鼓手后面,魏公公青袍白披,坐于高头大马之上,身后是一个高举长幡的飞虎大汉。 长幡上赫然是“钦命提督海事太监魏”几个大字。

尔后是内官监、司礼监、司设监、御马监、尚宝监...十二监四司八局二十四衙门一个不缺,俱有长幡,黑旗白字,赫然在目,井然有序,鱼跃而入。

长幡之后,是一百个魏公公用五百两银子跟卫所雇来的军士,为了让他们穿得好看些,走得精神些,魏公公这一路没少往他们身上砸钱。 总算,砸出效果来。 长长队伍,威风凛凛。 只是,那锣鼓手们不带劲,吹的拉的弹的敲的,听起来有点像是娶亲的队伍。 还是不正式啊。

魏公公无奈摇头,他平生最痛恨办事不正规的了。

可现在,只能将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