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西方诗歌

第一八三六章 恐怖神器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07 07:55   编辑:本站

第一八三六章 恐怖神器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后方,晁破霄也是吓了一跳,张了张嘴,也不知该说什么。 刚才,石球上雷霆万钧,生生将胡三爷电成一具焦炭,那力量实是可怕,就算是秦墨也未必支撑得住。

“墨哥儿,这石球如此大的动静,一定是有惊世的机缘,快点上前。

”胡三爷叫嚣,很是兴奋,语气幸灾乐祸,等着看秦墨被电成焦炭。 这老家伙一个劲的催促,重复着刚才秦墨所说的话,就想看后者步其后尘,明白何为万丈雷霆轰体之苦。

这老家伙……秦墨暗骂不已,又是迈前两步,就见得石球震动的更甚,竟是悬空旋转起来,球体表面涌动雷霆般的光辉,似是要隔空轰击过来。

这架势,比之胡三爷刚才更猛烈的样子,让秦墨心中一个劲的打鼓。 不过,秦墨没有退缩的想法,无论是否被轰得体无完肤,只要能获得莫大的机缘,一切都是值得的。 终于,秦墨来到石球近前,将手掌按在其上。

轰隆……石窟中,狂暴的光辉如雷霆涌动,如潮水般翻腾,将秦墨笼罩进去,其身形逐渐消失不见,如同一团小太阳,在石窟中央闪耀。

“这小子不会真和那小老头一样吧。 ”晁破霄也是不确定,担心光辉消散之后,这少年也被电成一具焦炭。

另一边,胡三爷则是伸长脖子,注视着秦墨的动静,这老家伙很是期待,这少年会被轰击成什么模样。 诚然,以肉身强度而论,秦墨很是变态,但是,那石球中蕴含的力量无比可怕,这少年的变态肉身未必能经受的住。 片刻,那团光辉开始收敛,却是并非在消散,而是在汇聚凝练,秦墨的身影随之显现,却是安然无恙,并没有遭到任何轰击。

这情景,瞧得晁破霄目光连闪,仔细端详秦墨身上的变化。

胡三爷则是瞠目结舌,他还期待这少年被轰击成焦炭的惨状呢,怎么会是毫发无伤。

“这是怎么回事?”置身于这团光辉中,秦墨此刻的感受很奇妙,这些光辉如同有生命一样,与他产生一种共鸣。

确切的说,是与他体内的青金神焰产生共鸣,秦墨能够体会到,这团光辉中传来一种雀跃的思绪,有种莫名的亲切。 “这是开辟这座主峰的存在,遗留下的力量么?”脑海中,浮现那个奇异空间中,经历的一幕幕情景,秦墨却是不清楚,在这座主峰开辟后,拥有青金神焰的那个恐怖存在,又在这座主峰中遗留了什么。

或许,晁破霄的师尊知晓这一切,却是已然逝去,无从得知……正思忖时,这团光辉开始迅速变化,光辉凝聚,竟是逐渐化为一层光膜,覆盖在秦墨的体表。

这一幕,瞧得晁破霄、胡三爷,石铃都是震撼,这动静实是惊人,这少年会由此获得怎样的造化?毫无疑问,秦墨身上发生的动静,比之晁破霄的师尊更甚,并且,也还无从知晓,到底会是怎样的变化。 “这光辉中,蕴含着极为可怕的力量,不过,不像是武道奥义,而是一种纯粹的力量。

”晁破霄皱眉,察觉到这团光辉的力量,与银澄、高矮子等截然不同。

胡三爷则是两眼泪汪汪,产生了怀疑,难道他刚才多坚持一会儿,也会与秦墨一样么?他是不是该再试一次。

下一刻,秦墨体表的光膜再一次凝练,开始实质化,一些部位泛起光纹,竟是有着铠化的迹象。 晁破霄极是震动,难道这少年获得的机缘,并非是无上武道典籍,或是武道奥义,而是一件惊世神铠。

“难道墨哥儿会获得一件大陆级神铠?那岂不是无人可以破其防御?”胡三爷则是咋舌,想到以这少年的变态肉身,若再配合一件大陆级防御神器,真正是轰不坏的乌龟壳了。

要知道,秦墨是以祭体祷文为基,冲击皇主境成功,这少年如今最强大之处,正是其变态的肉身,再有血气之力的防御,以及斗战圣体的强大防御,在皇主境中,就无人能够撼动其防御。 此前,与钟家那灰袍青年的交手,就是一个例证,融合了铁锈熔炉的【噬世熔炉术】,也无法伤及秦墨。 若是再拥有一件大陆级防御神器,恐怕皇主境之上的盖世强者,也未必能够伤及秦墨了。

正在这时——逐步铠化的光辉,又一次发生变化,竟是朝着秦墨的右臂涌去,在其前臂之上,凝成一件纹路古朴的臂甲。

这件臂甲很轻薄,其上的纹路非常古老,散发着一种令人心悸的波动。

“这是一件护臂吗?”对于一系列变化,秦墨极是惊异,而后挥动右臂,却是并未察觉到,这件臂甲对自身的防御,带来多大的提升。 确切的来说,这件臂甲只能覆盖前臂的一半,且只包裹了半个手掌,质地非常柔软,近乎于皮质与金属之间,并且,无法以意念来催动变形。 “不是防御型的神器么?”晁破霄皱眉,揣测道,“难道是增幅力量的神器?”秦墨握拳,催动体内的真罡之力,而后摇了摇头,自身的力量并不能注入这件臂甲中,无法得到任何增幅。 随即,秦墨又尝试了血气之力,也是一样的结果,也是无法注入臂甲中。 跟着,他又尝试催动青金神焰,注入这件臂甲中,也是一样失败了。 青金神焰与这件臂甲之间,虽是有着一种神秘的联系,但是,却无法凭借青金神焰,催动这件臂甲的力量。 这样的情况,使得他很是纳闷,既不是防御型得神器,又无法注入自身的力量,这件臂甲的作用到底是什么?“难道是……”忽地,秦墨心中一动,催动开天剑魂之力,尝试注入这件臂甲中,顿时,惊人的变化发生,臂甲上的纹路如水波般流转,绽放出夺目的光辉。

一瞬间,一股恐怖的剑势凝成,从那件臂甲中涌现,在秦墨身后,出现了一道巨大的剑影,如擎天之剑,迸发着令人窒息的绝世锋锐。

嗡!【狂月地阙剑】鸣动,自动出鞘,落在秦墨手中,与这件臂甲共鸣,剑芒迸射而出,吞吐不定,仅是佩剑本身的锋芒,就超过了圣级的层次。 “这是增幅开天剑魂之力,且与【狂月地阙剑】完美契合的一件臂甲。

”秦墨无比惊喜,没想到这件臂甲的真正作用再次。

感受着右臂中,传来的无比汹涌的剑势,秦墨下意识的挥剑,施展出一记斩击。 一阵轰鸣传出,整个石窟的空间被斩开,将虚空撕裂出一条深深的裂痕,而后,那颗石球颤动,释放出阵阵星辉,迅速修复空间,才使得没有出现石窟崩塌的后果。

“小子,你疯了吗?快停下,别挥剑了。 ”晁破霄不禁破口大骂,刚才那一剑的锋芒,差点将这个石窟毁了,甚至可能波及整个主峰。

就在这时,仿佛是回应晁破霄这句话,秦墨身上的恐怖剑势顿时消失,那件臂甲一阵光辉闪烁,逐渐没入秦墨体内,消失不见。 此时,秦墨则是感到一阵虚脱,仿佛是经历了一场大战,全身的力量都是透支了一样。

刚才那一剑,竟是耗尽了他全身的力量,无论是真罡之力,还是血气之力,都是不知不觉中被抽空了,没有剩下一点。

若非是他肉身,神魂都极其强悍,现在已是瘫软在地,连站也站不稳了。 “这件臂甲实是一件大杀器,不过,却是要到万不得已,才能够使用。 ”秦墨摇头苦笑,催动这件臂甲的消耗之大,完全出乎他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