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西方诗歌

白浅兮何呈深小说 《爱到荼蘼花落了》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时间:2019-05-15 19:57   编辑:本站

白浅兮何呈深小说《爱到荼蘼花落了》小说全文精彩试读主角叫白浅兮何呈深的小说是《爱到荼蘼花落了》,它的作者是是萍萍啊创作的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云雨过后,两个人各自洗了澡,躺在床上,各自占了床的一边,互相背对背,不说话。 就在白浅兮几乎要睡着的时候,何呈深突然说了一句。 “我接下来有个论文需要到a市去处理,明天你就申请复职吧。 然后随我去a市。 ”白...推荐指数:《爱到荼蘼花落了》第11章:你摸摸这里有多硬免费试读云雨过后,两个人各自洗了澡,躺在床上,各自占了床的一边,互相背对背,不说话。

就在白浅兮几乎要睡着的时候,何呈深突然说了一句。 “我接下来有个论文需要到a市去处理,明天你就申请复职吧。 然后随我去a市。

”白浅兮的心头猛然跳了动。 “是什么论文?我怎么不知道?”“是一种罕见的疾病,我研究了许久了,这一次是要将研究的结果跟医学界里面的泰斗进行讨论。

”“哦。 ”白浅兮表面上云淡风轻的,心头却猛然跳动不止,咚咚直响,两个人就在这样静谧的夜里,她还真的害怕被他听到,她如此大的心跳声。 她自从回来之后一直接触不到他的论文,心里正着急呢,正打着退堂鼓,没想到他倒是自己提出来了。 随他一起去a市,正合了她自己的想法。 但是表面上她只能佯装着若无其事的翻过身去喃喃的说了一句,“反正我也闲着无事,也该复职了。

”何呈深见白浅兮这样没心没肺的样子,不禁心头一阵气恼,但是心里头也在琢磨着她到底为什么回来呢?一个堂堂的医学博士生,何至于来他这里做一个小小的助理,这不是摆明了要招惹他吗?可是她的态度又很奇怪……屋里面已经关掉灯光了,但是窗外的一丝丝的月光渗透了进来,他注视着她的黑发一双眼睛在黑夜中熠熠发光,分开了五年,她心里究竟有多少事情在瞒着他。 次日两个人各自去上班,各司其职,互相之间工作配合的甚是默契,倒也相安无事。

至于白浅兮辞职的事情,在科室里面大家都比较奇怪,但是也都没有过问,只是奇怪的是为什么白浅兮辞职的时候,何呈深也跟着请假了呢,然后两个人就一起回来了?有心的人总是会悄悄地留意着两个人的行为,总觉得两个人之间眉目带着一点与众不同的意味,有时候说话之间的口气也算是与旁人不同。

因而渐渐的,部门之间便开始有了流言。

“哎,你说我今天早上去何医生到办公室的时候看见了什么?”“看见什么了?”“我竟然看见白浅兮从和医生的腿上下了,明显刚刚是坐在上面呢,看我进去了,赶紧溜下来,脸色还有点红红的,十分可疑。

”“得了吧,你会不会是你看错了,平白冤枉了别人这种事情还是不要乱说的好,回头让主任给听见了,又要挨骂了。

”“切,就你这种楞头青什么都不懂。 要我说呀,白浅兮和和医生两个人倒是挺般配的,郎才女貌有什么不好的,更何况助理还是医学博士生呢,两个人在才华上面也是相当的。 ”“……”“说来也奇怪,白助理为什么要留在这家医院,还不是冲着我们和医生来的吗?”两个人正在喋喋不休的说着,恰好听到了两声咳嗽声,两个人转过头去一看原来竟是科室的主任,吓白了脸。 “闲着没事干吗?在这里说什么,赶紧干活去!”白浅兮不是没有注意到科室里面的人对她的挤眉弄目之间的促狭之意,但是她只想着做好自己本分的事情就好了。 中午她给何呈深送东西的时候,何呈深住了她的手,嘴唇刚要落下来的时候,她一把给挡住了。

何呈深皱起眉头,冷了脸色,“你不是说给彼此解决生理需求了吗?”白浅兮被他这话测了一次,但是想着这里是医院,还是不要做太出格的事情,心里的气忍了下来,尽量平静的跟他说话。 “这里是医院,不要做出格的事情。 ”“你还知道这里是医院啊,那前几次怎么说呢?我记得你可是跟我在这个办公桌上面翻云覆雨……”“住嘴吧你!”白浅兮只觉得脸色一红,生怕被别人听见,恨不得拿着自己的手捂住他的嘴巴。

何呈深趁势咬住他的手指,温润的嘴唇贴在手指上面,别有一种意味,白浅兮只觉得酥酥的直透心底。 “你管别人说什么,当医生的就不能有七情六欲了吗?”“你这是什么话?我们这是在工作期间。

”“那又怎样?只要工作上不出现丝毫的错误,你怕什么?”这个人就是这样的强大和自信,又是如此的军界,白浅兮一时也说不过他,不禁拿着眼睛白了他一眼。

她的力气终究是抵不过他的,最终被他压在办公桌上好一番亲吻和揉捏,才肯放开了他去。

“你摸摸这里有多硬。 ”“真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白浅兮白了他一眼,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站了起来,准备往外走出去。 “是吗?当初可是你自己说的,为了解决生理需求。

”“……”不过随口说了一句话,他就一直这样记在心上吗?何呈深看他脸上微微有犹豫之色,绕到她的面前,盯住她的眼睛,深深的瞳孔似乎要将她吸了进去一样。

“还是说你根本就是骗我的。 ”白浅兮只觉得心口微微一滞,生怕被他看出了什么端倪来,总觉得他疑了心了。 “那除了这个理由,你觉得我还有什么理由留在你的身边呢?”她的反问仿佛是在说你自作多情了。 他除了觉得微微有些恼羞成怒之外,更多的是心里无尽的刺痛。 他怎么可以这么面无表情的说出这样冷酷的话呢?何呈深立时冷了脸了,转过身去收拾东西。

“准备东西吧,下午我们就要去参加学术研讨会了。

”“好。 ”a市的学术研讨会,本来是医学界学术泰斗之间的研讨会,像何呈深这样的后生是没有资格参与的。

但是凭借着他手上正在研究的这个罕见的疾病项目,且在当前世界一流学术界中没有人有深入的研究以及取得极佳的成绩,因此他也就得了这样的一个机会。 “王教授,你好。 ”“咦?你不是何医生吗?”“正是后辈。 ”“早就听你的老师提到你了,他跟我说了,你是他的得意门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