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西方诗歌

晦暗青春里的一点点阳光(那双清澈明亮的眼)

时间:2019-07-10 17:15   编辑:本站

晦暗青春里的一点点阳光(那双清澈明亮的眼)

我开始对每天的课有了很不一样的渴望,巴不得早早就到教室里给学生们讲课,作为老师,其实表面精神饱满,但日复一日的教学工作,终究都会随着岁月的沉淀而变得疲惫和枯燥,但我庆幸我有了新的开始。

因为每天踏进教室,总会有一双双青春阳光的笑脸在迎接我,其中还有一双特别清澈明媚的眼睛。

  这双眼睛是属于七组学生夏雨嘉的。

这曾是一双暗淡、茫然的眼睛。   我第一次见到这双眼睛时,还是2011年七年级下学期的时候,那时我正全面负责七年级组的管理工作。

一天,一位同事领来一位女生,说是转学来的,现在上七年级。 我抬头一看,这位学生半低着头,个子高高的,额前的头发几乎盖住了半张脸。 凭以往经验,中途转来的学生在思想品质方面,多多少少存在问题。

此时,一丝不快掠过我的心头。 但想到教师的职责是传道、授业、解惑,又碍于同事的情面,就接收了。

七(3)班学生数少一点,我就把她安排在七(3)班。

我说:“这位同学,请把头抬起来,你可以认识一下你的新班主任;同时,老师也可以认识认识你呀。 ”可是,她一动没动,我忍住不快,加重了语气,说:“不想认识新老师?可老师想认识你呀!”她的母亲也在一边提醒她抬起头来。

头,慢慢地抬了起来;可她的眼睛并不看着我们,却望着窗外。 那双眼睛暗淡、迷离、无所谓,似乎在看着什么,似乎什么也没看。

  学生进了教室。 从她母亲口中得知,她的孩子叫夏雨嘉,有皮肤过敏症,一直没治好,想就近入学,边上学边治疗;成绩很差,让我们多操心。

  日子一天天过去,平静得让我忘记了曾经有一位女学生转学到七年级来上学。

可一天中午,办公室里难得的平静被打破了。 七(3)班班主任王老师满脸涨得通红领来一位女生,他一手捏着一张请假条,一手掂着一部厚厚的小说。 我一询问才知事情的原委:这个女生就是转学来的夏雨嘉。

她骗取王老师的信任,借出去治疗皮肤过敏打针为由,却经常到街上书店借阅魔幻小说看;她不但自己看,而且让她本组的同学都来“沾光”看,以至于这个小组上课不认真,下课讨论妖魔鬼怪。

  这加速了我心中的怒气,对王老师说:“她怎么屡教不改?让她家长过来!”王老师答应了。

这时,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夏雨嘉一听家长要过来,竟双手合掌,说:“老师,我求求你了,不让我爸妈过来,他们为我治病操了不少心;我改正,不再骗你们了,行不行?”这样的话我听多了,我当然不答应。

夏雨嘉一下子走到我跟前,说:“相信我,这次我真的改!”  她的眼睛充满了哀求,红红的,直直地、静静地望着我,好像在等待一个判决似的。

她的眼神,令我有一丝悸动;但想到她的不悔改,我下了下狠心,否决了。 夏雨嘉看到她的哀求不为我所动,站在我跟前一动也不动,眼睛又望着窗外,暗淡、无谓、伤心、哀怨,似乎在看什么,似乎什么也没看。   她的家长来了,事情随之也处理了。 可我心中没有一丝畅快。

晚上,我辗转反侧,那双暗淡、无谓、伤心、哀怨的眼神在我心底盘踞着,一直不能挥去。

我这样做对么?我总口口声声地说我爱学生,可我今天却对一个转学来的差生这样对待!李镇西老师说过:“一个老师爱优生不难,爱差生才是真正地爱!”而我今天对待一个差生,名义上是严格要求,其实是一种“伪爱”。

  日子还是静静地流淌着。

在办公室里没再听王老师反映夏雨嘉的问题了。

她似乎改正了吧。

转眼间,七年级下学期结束了;学校送走了漫长的暑假,迎来了2011年的秋季,新的学期开始了。

  八年级上学期我负责八年级组的管理工作,同时担任八(4)班的语文课。

一天,我一进教室,一个熟悉的眼神夹杂着不安与闪烁,是夏雨嘉。

我心里一颤,有一些不安,莫名地有一些愧疚。 在我的语文课上,她既不积极发言,也不违反纪律;她就这样默默地听我的课。

  这学期,省教育厅发出了“课内比教学,课外访万家”的通知。

我校积极贯彻落实这一通知精神,出台了工作方案,各班在年级组统一安排下,都迅速行动起来。

  我与八(4)班班主任侯老师说,我们先到夏雨嘉家吧。 一个周末,我们来到了夏雨嘉的家。

面对我们的突然家访,夏雨嘉的妈妈不知所措,以为她的孩子在学校又犯了错误;夏雨嘉正坐在家里看书,我们一来,满脸惊慌地望着我们,吓得一溜烟地跑到楼上去了,任凭她妈妈怎么喊,她也不下来。

我知道,我伤害了一个孩子的心。 我们向家长询问了夏雨嘉的皮肤治疗情况,宣传了有关教育政策、安全知识,也向家长反映了夏雨嘉在学校的思想状况,要求家长与老师积极配合把孩子教育好。

  这次家访没成功!我们决定回访。 我与侯老师商量好下次家访的策略。   又一个周末。

我微笑着对夏雨嘉说:“夏雨嘉,老师想到你家做‘客’半小时,欢迎吗?”我真诚地望着她。 她有些疑惑,迟疑一下,勉强笑着说:“好。

”我与侯老师来到她家。

夏雨嘉的父母一看我们回访,非常热情。

我们向家长谈了夏雨嘉的点点滴滴的优点与进步,谈了我们对学生的期望。

最后我对夏雨嘉说:“老师做了一件愧疚的事,在七年级时我不该不相信你!希望你能原谅。

”夏雨嘉听我这样说,竟激动地哭了,低着头啜泣着,一双手不住地摆弄着衣角。 过了一会儿,她哽咽着说:“老师,那次是我不对;我不骗你们了,我改正。

”我说:“老师相信你!你看,你的头发太长了,把眼睛都遮住了,影响读书写字看黑板,能剪短些吗?”她在崇拜明星,在学着明星的发型,但这种发型不适合学生。

我想从改变她的发型来试探她改正错误的决心。

“能!明天我就去剪。 ”她说。   时间过得真快,计划半小时的家访不知不觉过了一个小时。 当夜幕快要降临时,我们决定回校了。 我们起身离开,夏雨嘉一家有些不舍。   周一上午第三节课,我一进教室,我特意地向夏雨嘉的座位看了看,想知道她的发型改了没有。 此时,一张红润的充满朝气的脸抬了起来,盖住半张脸的长发不见了,露出了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正微笑着看着我,那眼神里有一种信任,一种渴望,一种坦然,一种坚定。

我向她示意,笑了笑,“同学们,上课!”  在随后的日子里,展示课上活跃着夏雨嘉的身影,响亮着她的声音,她的一切,在悄悄地变化着。   八年级上学期期末考试,她竟有四门功课考试及格。

我在她的成绩单上写道:“从你的眼神中,老师读出了你的渴望,你的激情,你的坚定;这学期,你是老师心中最美的学生;愿你永远做一个最美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