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西方诗歌

因为那时你已在我心里

时间:2019-08-23 14:29   编辑:本站

因为那时你已在我心里

  外公家周围种满梨树,,郁郁葱葱,每到春季,满树银白,清香袭人。

春风一过,洁白如玉的花瓣扑簌而落,铺满大大小小的水塘。

这里很偏僻,要走很远很远的路才能看见人家。

但我喜欢这里,因为只有在这里我才能得到片刻的宁静。

    从小我的亲生父亲就不喜欢我,他一直想要一个男孩子,当有了姐姐之后,就把全部希望放在我身上,可惜,我没能如他所愿。 为此,妈妈经常被他打,一直有一幅画面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就是他拿着鞭子抽打妈妈,每当我想到他狰狞的表情,妈妈身上流淌的鲜血,我就浑身颤栗。 他也经常打我,甚至把我关在牛棚里,妈妈很心疼,但她不敢反抗父亲的淫威。     一天,外公来看我,当他看见我穿着一件破的不能再破的衣服从牛棚里出来的时候,外公气的浑身发抖,冲上去给了父亲两个耳光,老泪纵横地大骂妈妈没用。 于是在外公的坚持下,他们终于离婚了。 父亲带走了姐姐,我跟了妈妈。     离婚后,妈妈就去南京打工了,而我一直呆在外公家,每当夕阳西下,我总是看着那条长长的田埂问外公,妈妈什么时候回来啊?外公总是会抱着我,摸着我的头对我说,乖,妈妈明天就回来了!    又是漫天梨花的季节,我正在梨树下拾捡飘落的花瓣,喂,丫头,你打算黛玉葬花吗?一抬头,我便看见了他。 清清瘦瘦的,眼睛清亮,说话间,一阵薄荷香缓缓袭来。     我没有问他从哪里来,也没有问他的名字。 于是在梨树下,经常看到两个快乐的孩子在嬉戏玩耍,我们会把梨花装在小瓶子里,然后一个人埋,一个人找,而他每次总能找到我埋的小瓶,让我惊讶不已。 我问他是不是偷看了,他笑着说:我不用偷看,也能找到。     为什么啊?我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

    因为……我不告诉你,哈哈!说完就跑开了,我连忙追了上去,我就象他的小尾巴一样,他到哪里,我就到哪里,他喜欢叫我傻丫头,我调皮地叫他薄荷。 有了他,我的童年有了一丝亮色。

    妈妈终于回来了,告诉我有了新爸爸。 当妈妈牵着我的小手离开时,我一直一直回头,但我依然没看到他,只看到满眼的梨花。

    伤痕中堕落,我是一个脆弱的女子。     来到了新家,我多了两个哥哥,新爸爸很少和我说话,两个哥哥也总是欺负我,我倔强地反抗着,可是每次我们打架后,妈妈总是一边流泪一边狠狠地打我。 最终我明白了,要想在这个新家里生存,我必须学会忍让。

两个哥哥还是照样骂我打我,可是我已经不在意了。

    初中时,学校离家很远,我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上学,初三的时候要上晚自习,车时常坏,我总是推着回家,所以总是要到天黑时才到家,中间要经过一片坟地,我特别害怕,无论刮风,下雨,我都是一个人回家,没有人送雨伞,别人的爸爸妈妈都会来,可是,我家的人却没有一个人来接我,一次都没有。     当我念完初中的时候,爸爸却不让我念高中了,我第一次和爸爸大吵起来,然后我苦苦的哀求妈妈,可是我无力改变什么,最后我听从他们的安排到一个亲戚学理发,一年后,我回来在一家理发店打工,我开始自己赚钱了。 第一次拿工资的时候,我买了好多零食,因为我从来没有吃过。

    我不知道为什么命运总是喜欢捉弄我,我刚能赚钱,又得了肝炎。 花了很多钱,吃了很多药。 在家治疗时,每次看见爸爸和哥哥们的眼神,很冷,很冷的眼神,我就感动深深的悲哀,我知道我终是不属于这个家的,只有妈妈每天都为我担心,好多次看见妈妈我都好想哭。     我病好了以后,又来到理发店,老板娘却说她不想干了,要去北京做生意,问我愿意不愿意和她一起去,我真的很想离开这个家。 当我把决定告诉妈妈时,妈妈了解我的想法,默默地为我收拾行李,把她多年积攒的钱都给了我,叮嘱我要好好照顾自己。

当我走出家门时,妈妈在门口守望的身影是那么的孤单,让我心疼,我暗暗发誓,一定要挣很多的钱,让妈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