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西方诗歌

读“平凡的世界” 之现实的梦境

时间:2019-07-10 13:00   编辑:本站

读“平凡的世界” 之现实的梦境

读“平凡的世界”之现实的梦境——烨雯(ywfen)孙少平知道郝红梅是真的不会再是原来的那个和他一起吃丙菜的郝红梅了。

田晓霞还是会定期的把《参考消息》带给他,通过这段时间,他看到了外面的世界好大,就好比原来在石圪节公社上学时觉得黄原县城好大好大一样。

他知道他的志向不在石圪节,更不在黄原,也不在省城,但最终他还是不得不回到双水村去做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每天和黄土打交道,他不怕吃苦,但思想的局限、闭塞,才是他最大的痛苦。 坡脚姑娘在他回家的这一年中连续给他写了几封“求爱信”,他都是和第一封一样看完就给烧了,但是这他想了想,还是最后给她回了一封,或许是出于礼节性的回复。 不过在他内心深深的被这种温暖包围。

他哪怕顿顿吃不饱,每日饥肠辘辘,他也不愿去为了填饱肚子和一个他不爱的人一起生活。

或许那样的话他的生活会大大的有所改观,还能在城里找一个正式的工作。

他还是吃他的丙菜吧,纵然酸汤饺再好吃,哪怕他只是在田晓霞请他吃饭时吃过一次,哪怕他想日日能够吃上那可口的,暖和的,让他回味无穷的酸汤饺。

但他知道丙菜才是他应该吃的。

郝红梅走了,坡脚姑娘也走了,田晓霞也走了,可他还是一直在,一直在,他从未曾离开。 孙少平想着想着,他居然睡着了,梦中他梦到了她,还有她,也许还有那个“她”,可是等醒来后还是他自己一个人躺在冰冷的寒窑冷洞中。

他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他爷爷,他大,也许都曾无数次的想过这个问题,可是到他这一代的时候仍然还是这样。 他想,或许他的孩子也许也会想这个历史性的问题吧。 想着想着,他又睡着了,或许只有在梦中他才是最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