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西方诗歌

王疯子是谁?襄樊战役中为什么郭勋祺说碰上他倒霉? – 半山散文吧

时间:2019-07-12 13:28   编辑:本站

王疯子是谁?襄樊战役中为什么郭勋祺说碰上他倒霉? – 半山散文吧

  “德生,德生,你搞什么鬼”王近山急了。

李德生倒是不温不火的,说:“王司令,你给我3天时间。 ”王近山一听,知道他的旅长必有新招,就催:“快说!”“铁佛寺寺庙的外围高墙上,密密麻麻配置有各种口径的枪炮孔,外层则是铁丝网,鹿砦,再外层几十米方圆的田野里,埋有各式各样的地雷,而且它距西关大石桥仅50米,和西门城上之敌城掎角之势,两处火力可以构成交叉火网,严密封锁着攻城的唯一通道。

s已,敌人飞机白天不断巡逻,一见可疑目标就轰炸,扫射,甚至也盲目轰炸——”“明白了。

”王近山在电话那端说:”你是想让攻击部队深挖交通壕,挖得人在里边走,外面看不到,抬着担架也能顺畅通过,然后等天黑用长竹竿引爆地雷。 好!我同意,不过只能3天,在没有多的时间,可以吗”  “没问题!”李德生干干脆脆地保证道。 王近山又把电话接到十八旅:“肖永银吗让你的十八旅沿汉水隐蔽北进,突然袭取东关护城堤。 明白吗”“明白。 我马上出击!”这样一来,城西,城东,城东北,城东南都出现了王近山的部队,仅有南门外剩下一条与大山连接的道路。 康泽完全搞不清共军到底将从何处攻城。 他听听西门已经没了动静,估计共军已经离开了西关,就晕乎乎地下令:“总预备队,立即调往南门增强防御!”于是乎,6000多人马蜂窝似地拥到南门去了。 正在西关当“哑巴”的李德生笑了,他明白这是司令员“声东击西”,“调虎离山”,以助他一臂之力。

是时候了!7月13日夜晚,当了3天“哑巴”的十七旅攻击部队交通壕内一跃而起,此情此景正如一首广为流传的歌曲里唱的——一声呼啸出战壕,一道闪光裂长空,晴天响雷敲惊鼓,大海杨波作和声,两脚熊熊踏烈火,浑身闪闪披彩虹..  “好,近山,战役关键已过,你该起网捉鱼了!”刘伯承兴奋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王近山高声答道:“是!”打着主攻令牌的李德生可没那么轻松了,司令员战前的叮嘱在他耳边鸣响:“德生呐,康泽可是老特务头子,不把他打成‘光杆司令’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而眼前攻城一仗,有关康泽的生死存亡,他能不狗急跳墙,拼出血本吗”李德生深感责任重大,他带着副旅长一直深入到最前沿,详尽观察之后,将敌人城上的地堡,炮楼,火力点绘成平面图,编上号码,再根据攻击目标及自己部队的火器性能一一分工对号,一个周密,有条不紊的作战方案就出来了。 王近山摸摸没有胡子的下巴,笑着夸道:“哈!你这个李德生,还蛮科学的嘛!”生着阔阔脸膛的李德生愣愣地回答:“刘,邓的兵嘛!”  此话很中肯,无论王近山,还是李德生,他们的部署,战法都体现了勇,猛,准,是典型的刘,邓大军战斗作风。 炎炎盛夏,襄阳城外严严密密守着重兵,襄阳城内3个旅猥集一团。 坐镇杨家祠指挥部的康泽晚饭喝了半斤老白干,大汗淋漓,却令卫兵紧闭门窗。 康泽在给“校长”的复电中表示:“职当仰体座训,坚忍镇定,团结军民,严明赏罚,誓以不成功便成仁之决心,期待固守待援之使命。

”他忧心如焚地期盼着援军从天而降。 他不敢想,如果真如“校长”来电中所说的“最迟”之日7月20日,据现在局势,襄阳城又能坚守到20日门开了,参谋长胡学熙轻手轻脚走进来。 “钧座,城外静得很。 ”康泽不语。 胡学熙司令官热出毛病,伸手欲推窗。

康泽喝住:“不开!”他转身又要去掌灯。

康泽又一声:“不点!”胡学熙正不知所措,副司令官郭勋祺走进来,胖子怕热,进门也要开窗,胡学熙指指康泽,连连摆手。 郭勋祺走近康泽:“司令官,城外没动静,不妙啊!”康泽的表情融入夜色中敏感不定,他答非所问地说:“郭副司令,共军的指挥王近山,你熟悉”郭勋祺尴尬地支吾着:“唔,当年在四川,交过手,此人当时是室长,人称王‘疯子’,一是打起仗来不要命。 二呢,他指挥打仗常出奇招,很难对付,我..”  康泽哼了一声也不再追究,跟在郭勋祺后面进屋的副参谋长易谦说:“会不会是共军今晚要攻城”话音未落,屋里所有的人只觉得头懵地一下,似乎屋顶,四壁都向他们砸过来。

瞬间,大炮齐鸣,震天盖地。

!易谦惊恐地喊:“真的攻城了!“!”胡学熙叫得更惨:“上当了,共军攻的是西门。

”1947年7月15日晚8时30分,随着王近山嘴里嘴里蹦出“攻城!”两个字,巨大的轰鸣就吞没了一切声音.不知过了多久,参谋长胡学熙看见康泽指着自己,嘴唇动着,声音却完全消融在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他只好走到司令官跟前,把耳朵伏在了康泽嘴边:“快!快问问西门怎么样!”胡学熙摆摆手,凑到他耳边大吼:“啥也听不见!等炮火减点儿势再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