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西方诗歌

第582章 组装神农尺巫医觉醒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07 07:55   编辑:本站

第582章 组装神农尺巫医觉醒最新章节

江寒神识之力一动,从腰包之中把神农尺给唤了出来,同时也连带着那些已经收集到的神农尺碎片。 江寒始终没有办法把它们给粘合起来,现在说不定是个很好的时机。

神农尺和那些碎片现在就浮在江寒的眼前,他不知道要怎么处理,它们都在发光,没过了多久,江寒只觉得自己手中抓着的那一块碎片有点拿不住了,它想要挣脱。

下一刻江寒放开了手,让它自行飞了出去。

江寒手中那块碎片飞出去之后跟空中的那些排列在了一起,不用江寒去拼凑它们自己就移动了起来。 接着没多久,神农尺碎片全部聚合在了一起,它们之间好像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互相牵引,当这些碎片全部都在一起的时候,竟然开始了粘合。

碎片一块一块慢慢飞向了带着柄的那绿条子上,没拼凑上一块,上面的花纹都会完整一些,这些碎片品阶的速度不是很快,江寒就在原地看着。

几分钟之中,所有碎片全都完好的拼接在了一起,现在浮现在江寒眼前的神农尺,比之前的绿条子可是长了两倍有余。 那些后来拼凑上的虽说是碎片,但实际上很多碎片并不小,全部拼凑起来,很可观。

“这东西,还挺别致的嘛。 ”龘龗同样看着这一切的发生,他早知道了江寒手中的是神农尺,他对这东西也只是听说过,没有见识过。

江寒没有搭话,只是静静看着眼前碧绿的神农尺在沉浮。 “不过好像也还是不完整,你看,最前面的纹路没有联通,还是缺了一些。 ”龘龗没有见过的东西可是不多,难得见到一样,他很仔细的观察,还是被他发现了一些端倪。

江寒听到了龘龗的话也看了过去,认真观察之后发现果然是那样没错。 神农尺自动组合起来,按照江寒的推测,应该是所有部件都在的情况下才会发生的事情,可这为什么还是不完整呢?如果不完整的话,神农尺为什么会自己拼接,之前也是不完整,但是差了一片都没法拼凑起来,这一点让江寒很费解。

他努力回想关于神农尺的所有,片刻之后他眼前一亮,江寒大概是抓住了为什么了。

之前他在炼化暴风剑的时候,了解过一些关于这里的信息,神农在凝练神农尺的时候,青衣男子从天而降来到了这个世界。

神农尺凝练完成了之后,神农把以已经凝练成功的神农吃,自己分离出来了一小块送给了那青衣男子,随后才送他离开。

再之后神农才打散了神农尺,想要创造一些生命。

这么说来达到话,现在神农尺确实还不是完整的,缺了的一块,被青衣男子带走了。 这可就很难办了,江寒很清楚,那青衣男子跟他不是一个时代的人,甚至可能不是一个世界的,他带走了一块神农尺,那已经不知道是多少年前,或者多少年后的事情了。 这里的时空都没法以他们现在的时间来当作参考,可是无尽岁月之前,可是是无尽岁月之后要发生的。

江寒没有办法确认,只知道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这神农尺想要完整,那就太困难了,说是不可能的也是完全可以了。

“唉,还是没有那么容易。

”江寒摇摇头,他伸手抓向了浮在空中的神农尺。 这东西对江寒一点也没有反抗的意思,任由江寒抓在了手中,上面的光泽也渐渐隐没了下去。

江寒再次把这神农尺拿在手中的时候,一种清凉的感觉瞬间沁透心脾,他觉得自己身体之中的每一个细胞都充满了最巅峰的活力。 现在他身体状态就达到了最巅峰的时候,手握神农尺,世界都有无限的可能。

这肯定不是错觉,神农尺是神农凝练的,神农是什么样的大神通者,他没法去想象,他出品的东西,自然有惊天之能。 “小子,我怀疑这神农尺可以让前面那家伙让开,你要不去试试看、”江寒就顾着体验那种美妙的感觉,差点都忘记了现在所处的环境和他们的目的了。 龘龗提醒之后江寒也回过了神来,前面那石墙还堵在那里,那个石头怪睁着大眼睛看着龘龗和江寒,它没有什么攻击力,似乎作用只是挡在这里而已。 所以江寒就算是在这里发呆也没有遭遇到什么危险。 现在经过龘龗一提醒,江寒还真就提着神农尺走向了那石头怪。

神农尺要怎么用江寒是不知道,他也只能是尝试一番。 来到了石头怪前面,江寒抬起手中的神农尺直接劈向了石头怪,神农尺的坚硬程度,江寒以前是早就领教过的,就算打不动石头怪,也不可能折损。

所以江寒没有半点担心,卯足了气力的一击,直接命中了那石头怪。

在神农尺跟那石头怪碰撞在了一起的瞬间,江寒感觉好像见鬼了一样,包括龘龗也是,因为他们都看到了,那石头怪竟然很人性化的咧开嘴笑了一笑。

那笑容是解脱,是欣慰,也是安然,江寒和龘龗都不知道为什么一个石头怪会露出那种笑容,再说,现在它都要被揍了,为什么还能露出那种笑容。 他们的疑虑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前面已经发生了很神奇的事情,那石头怪笑着笑着,身影开始模糊了起来,江寒手中神农尺变成了一个漩涡,把这淡化的石头怪,完全吸收了进来。 片刻之后,挡路的石头怪消失不见,前方道路已经畅通无阻。 与此同时,江寒发现了神农尺尺尖位置上的纹路,已经被补全了一些,神农尺吸收了石头怪,补全了自身的缺陷。

这种情况的发生,龘龗也看在了眼中。

“江寒,别动,我想看看,这里到底发生过什么!”龘龗神色严肃,说着已经走向了江寒。

江寒不知道龘龗想要做什么,不过他知道对方不会做有损他的事情,也不管他做什么,只是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