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西方诗歌

150.第150章?爸,这是证书 四更

时间:2019-07-26 08:50   编辑:本站

150.第150章?爸,这是证书 四更

第150节第150章?爸,这是证书四更管华被放进门来,一眼就看到了被高林山拍碎的桌子,赶紧走过来,心疼地左瞧右看:“啧啧,这怎么坏了?轻初啊,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咱爸刚来,就触这种霉头,是不是不应该啊?”说完,他又冲高林山陪着笑脸:“岳父,爸,你多包涵!轻初啊,看病还是不错的,你放心,我会对她好的!”“放屁!”高林山怒道:“轻初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要乱叫!”管华惊讶地张大了眼睛,质问轻初:“你怎么回事?咱结婚的事情没告诉爸爸吗?嘻嘻,爸,你别多心啊!这段时间我们就是太忙了,也没去城里看您,只要你愿意,随时可以到这里来住几天,我们俩一起孝敬您!”高林山七窍生烟:“用不着!轻初,跟我走!”走?管华一把将轻初的手拉住:“爸,去哪里啊?”“还能去哪里?她跟你结婚,我不同意!”高林山道:“以后不要提这件事,否则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管华笑眯眯地道:“爸,您是不是还为上次伤害过的事情内疚啊?放心吧,那事我早就忘了,再说您是我岳父,你要是动手打我也是应该的,我都没问题!”高林山咬牙切齿:“我真恨当初为什么没有一掌打死你!”“那轻初不就受苦了?”管华很自然地搂住轻初的腰,哇,好细好有型!闻着从她身上传递过来的体香,管华做出陶醉的样子:“爸,您别那么激动嘛,象我这样的好女婿,多少人抢着把闺女嫁给我呢!”是啊,说到这一点,高林山紧盯着他:“你跟戚家的闺女是怎么回事?”管华无所谓地甩了甩脖子:“那个啊,是戚世综非要把闺女给我,我没办法,就帮他顶个场子!不过呢,轻初才是我的最爱,我对她是真心的,她自己都相信!”说着,用头去顶顶轻初的头,以示亲近。 轻初已经从她爸头上看到了冒烟的趋势,不想触怒他,却又控制不了管华,只好僵硬地笑笑。

高林山脸色铁青,气得用手指指着轻初:“你给我离他远点!”管华更紧地搂着轻初的腰:“爸,我知道你一下子接受不了!不过我们已经是合法的夫妻了,就是现在保持距离,我们在床上怎么亲近,你也能猜出来吧?”他这一说,把轻初闹了个大红脸,羞得赶紧低下了头。

没想到,这句话竟然让高林山暴跳如雷,他身形快如闪电,瞬间就劈到了他们中间,伸手抓住轻初的手腕,就要把她带走。

管华冷笑一声,迅速把手掌查到了他手下,然后轻轻一掰,高林山果断落空了。

“你!”高林山又惊又怒:“管华,她是我的人,由不得你!”“什么叫你的人?”管华骄傲地挺了挺胸脯:“她小时候归你管,现在是我老婆,你已经转手了,以后跟你没关系了!”什么?高林山眼中的危险越来越浓:“管华,不要跟我来硬的,你斗不过我!”斗不过你?管华耸了耸肩:“岳父大人,你又错了,我是你女婿啊,以后要轻初一起孝顺你的,怎么会跟你斗呢?”他越说,高林山越生气,右手的拳头握得越来越紧,大喝道:“腾战,进来!”在门口的腾战赶紧跑了进来:“先生!”“你把轻初带走,我来教训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高林山咬牙切齿地道。

腾战没有动,转头看了看外面,有些为难:“先生,恐怕带不走了!”“为什么?”高林山转头看着腾战:“把她带走!”“先生,外面来了很多人,好像是这村里的,咱要是动手……恐怕他们也得动手啊!”腾战叹息这道。

好虎打不过一群狼,纵然高林山带了二十个高手,却也不可能在全村人的包围中顺利地出去,狠狠地瞪着轻初,高林山道:“轻初,我要你心甘情愿地跟我回去!”“好了爸,你也别逼她了!”管华笑嘻嘻地:“轻初胆子小,又孝顺,你这样纯粹让她为难。 我已经说了,她现在是我老婆,你见哪家的闺女结婚了还回娘家住的?”高林山气得直翻白眼:“你们结婚,我不答应!”“你不答应也没办法,我们都是有证书的人!你等着啊!”拉着轻初的手跑回房间,在抽屉里拿出两人的结婚证,回来的路上,管华用力握着她的手,低声道:“别怕,有我呢!”轻初的心里一暖,不得不说,她真的很怕。

从小到大,父亲对她很疼爱,却又很变态,他会为了她做很多惊天动地的事,却也可能因为一件小事而对她用鞭子。

所以,轻初知道爸爸疼她,却又不敢靠他太近,尤其是上次,在知道了他的意图以后,她根本就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除了躲,她别无他求。 管华是她临时拉来的挡风墙,她已经很明确地告诉他,自己是利用他的。

可管华并不在意,他站在她面前的时候,真的就象是在保护自己的妻子。 两个人手拉手回去,管华把一本大红的结婚证放到高林山面前:“爸,这就是证书了,你要是不相信,可以去查查!”高林山眉头深锁,拿过结婚证扫了一眼,浑身止不住地颤抖起来,脸色更加难看:“轻初,你已经是他的人了?”管华搂着轻初的肩膀,笑得很纯很浪漫:“是啊!”“哧!”高林山狠狠地把结婚证撕成了两半,眼中的怒火几乎要把人烧焦了一般,而同时,那种翻江倒海似的疼在他的心中奔涌,好似看到自己最珍贵的宝贝,落在了一片垃圾场上。 管华没有再笑,脸色冷了下来,怪不得轻初对这个人如此惧怕,他的做法,确实跟普通的父亲不同。 轻初也被高林山的举动给吓坏了,呆呆地看着那证书变成碎片散落在地上,呆呆地道:“爸,我不能跟您回去!既然已经跟管华结婚,我会一直在他身边的!”这么乖!明知道她说这些话是表演来的,管华还是很感动,转过脸,在她的耳朵上重重地“啵”了一口。

亅亅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