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西方诗歌

仙侠剧应重视画面语言而不是滥用旁白

时间:2019-05-20 12:02   编辑:本站

七、失眠、神经衰弱。患有顽固失眠或神经衰弱的病人70%以上都有颈椎病发生,长期的失眠、神经衰弱最后导致为严重的抑郁症或精神失常。八、脑血栓。100个脑血栓病症者中80%以上是由颈椎病病引发的并发症,颈椎病严重后发展到椎间盘变形、血管变异、病变,导致血脉堵塞,供血不足,导致诱发心脑血管疾病。九、肩部僵硬、肩周炎。

  请把第页的这两幅画相比较研究一下颜色上的差异并谈谈这两幅画给我们什么样的感受?(小组讨论研究)出示色相卡以小组讨论分辩出暖色教师小结:偏红偏黄的色彩属于暖色,偏蓝的色彩属于冷色。.欣赏教材中第页的几幅作品。看图片。组织讨论:a这几幅作品都表现的是什么内容①阳光照耀下的村庄小屋。②和风筝一起飞。

仙侠剧应重视画面语言而不是滥用旁白

    近年来的仙侠剧在镜头、剪辑、剧本等等最根本的层面就不过关,无论好演员坏演员,其实发挥空间都很有限。   年轻演员过去惊艳现在演技沦为短板           《蜀山战纪》系列第二部《蜀山战纪2:踏火行歌》于2018年1月30日起播出,目前已释出6集。

除有吴奇隆参演外,这部作品中的主要角色全部起用新演员,四位主演的平均年龄只有20岁。

因而,由年轻人演绎年轻人的青春冒险也成了这部剧在官方宣传中的主打亮点。

然而从目前播出后的观众反馈来看,一众新演员尴尬的演技似乎成了这部作品最受诟病之处。

  无独有偶,近年来国产仙侠剧在演技之外,还有一些普遍缺点:套路陈旧、情节拖沓、特效廉价、台词粗糙。

  让我们来回想一下国产仙侠剧的巅峰时代:2005年,《仙剑奇侠传一》(后简称《仙一》)开始在各地方台播出,拿到了%的平均收视率。

此后的五年间,《仙一》不断登陆各个电视台黄金档,并最终成为一代人心中的经典。

《仙一》中的几位主演,在当时平均年龄也不过二十出头,作品不多,演技方面也都尚显青涩。

但即使在今天重看这部作品,依旧不会有明显的违和感。

    其实一部作品中演员表演的最终呈现,绝不是由演员独立完成的。

且不说在起用新演员时,导演在拍摄过程中的指导具有重要的意义,单说剧本水准、拍摄机位、氛围渲染、后期剪辑等等步骤,实际上都会对表演呈现造成至关重要的影响。   在《仙一》里,胡歌饰演的男主角李逍遥的第一次出场,是十年前南诏国公审巫后时,他仗义相救。

一身粗布白衣、黑布蒙面的李逍遥从天而降,只有一个亮相、一句台词,镜头一闪而过,有些惊鸿一瞥的惊艳感。

再出场,就是客栈里的日常对话。   可以说,在第一集演员亮相的重要时刻,剧本和剪辑都给了演员足够的照顾,没有内心戏、没有复杂的情感,每句台词都简洁而生活化,但镜头又给得非常漂亮。 基本上,在这个部分,胡歌几乎只需要把所有台词顺利地讲出来,就足够给观众留下一个不错的初始印象。

    《蜀山2》的第一集对于女主余英男就远没有这么友好了,几乎“小村村”里所有的人物关系全都要靠女主的内心独白来展现。 大量没有对话、没有情节的内心独白全部需要女主人公的面部表情来配合,就算是对演技精湛的老演员来说,这也着实是一件相当有挑战性的事情。   想象一下,面对冗长的、例行公事的大段人物介绍,究竟要配上怎样的表情才会不显突兀?再加上大量直白粗暴的脸部特写,无疑放大了演员在表现力方面的所有缺陷。

台词也毫无美感可言,硬生生将一个单纯可爱的小姑娘写成了个傻姑娘,就算是不看画面只读剧本,观众也很难对这个人物产生任何好感。

  为何仙侠剧偏好“单纯”的女性角色?  或许是因为仙侠剧本身有比较复杂的世界观,所以在主角人设上,偏好个性突出,善恶分明的简单类型。 而十几年来,单纯向的女性更是仙侠剧最偏好的设置。

  故事框架依然陈旧画面叙事能力无升级  近年来的国产电视剧,在数量上呈井喷之势,观众评分却越来越低。 除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和《花千骨》在人物关系上略有创新(但这两部剧的原著小说又双双被指抄袭),《青云志》《择天记》在制作水平上稍显优势外,其他作品大都乏善可陈。 十多年过去了,国产仙侠剧仍旧没有脱离《仙一》奠定的套路:少男少女的成长之旅、纯爱虐恋三角恋、平凡少年的逆袭、角色扮演游戏式的叙事结构、凭空而来的世界危机……再好的套路演了十多年也一定会被看腻。     仙侠剧的第一集开场,基本不是十年前就是百年前,不是人魔混战就是三界大乱,用辣眼睛的特效堆出一场所谓的史诗般的悲壮战斗,顺便用旁白科普一下世界观背景。 打从《仙一》开始,大半仙侠剧都使用这个套路,以至于现在连武侠剧和历史剧都开始这么拍了。

  在《仙一》里,这个套路无疑是有效的,十年前南诏国公审巫后的旧事在整部作品中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情节,而且也有效展现了石杰人、酒剑仙等几个重要角色的性格特征。 接下来李逍遥与罗刹鬼婆的空中激战在当时多少还是具有一点视觉奇观的意义的,既体现出了仙侠剧的独特性,也能够给观众带来新鲜感。

  但到了十多年后的今天,当年的视觉奇观早就沦落成漏洞百出的五毛特效,而且大部分世界观讲解都是故弄玄虚,对于整部作品后续的故事没有任何意义。 这样,一部电视剧最重要的前十分钟就完全浪费掉了,等到主人公正式出场进入故事情节,观众的观看体验已经相当糟糕。   《蜀山2》倒是成功规避了这一套路(可能因为它是系列作品的第二部,基本世界观已经在前作中有了交代),但是开篇对人物内心独白的滥用,同样暴露出了编剧和导演在叙事能力上的缺陷。

实际上,近年来的仙侠剧,都有类似毛病——大IP《青云志》《择天记》也不例外。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影视都是视觉艺术,成熟的镜头语言具有丰富的表现力,能够运用画面和镜头完成叙事应该是对一个影视制作团队的最低要求。

无论是冗长的介绍世界观的旁白,还是《蜀山2》式的无关人物情感变化的内心独白,实际上都放弃了画面的叙事能力,也就放弃了影视之为艺术的核心魅力。

    近年来的仙侠剧在镜头、剪辑、剧本等等最根本的层面就不过关,无论好演员坏演员,其实发挥空间都很有限——因而敬业与否只能通过有没有抠图之类的技术瑕疵来体现。

大制作自然可以请流量明星来担收视,骂声一片的同时也收获足够的话题和关注,但小制作就只好带着主演们,一起悄无声息地糊穿地心。

  (编辑:夏木)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 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