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西方诗歌

流年如渡,我见相思如是

时间:2019-07-04 21:41   编辑:本站

流年如渡,我见相思如是

  盛年不再,站在岁月的渡口回眸。 时光如一条小船,颠波在人生长河里,一路过青山,青山笑我,泊烟村,炊烟见我。

有许多擦肩,许多邂逅,爱过的、恨过的、怨过的、伤过的,醒过之后,又星夜前行,急匆匆赶往下一站。 生怕错过预留的风景。 一路的风景看多了,已记录在案,有些善缘惊散了,已铭刻在心。

    最初,人生是一泓小溪,涓涓不知是从何处而来,迢迢又走向何方。

没有精心的设计,没有华丽的开场。 帷幕拉开,如一首轻音乐,指尖轻轻一触,舒缓悠扬,是谁的低吟婉转,夜莺的浅唱也不过如此。 背景是少年灯火,宁静山村,两二颗疏星青山前。 柔柔的音乐从远处飘来,似散还聚,若有似无,心曲只为灵犀而歌。

少年在灯下,一笔一画简单地勾勒一个梦,一个人花开一季,为谁厮守。

    是谁的魅力,牵引少年心思翩翩。

借文字开花,字字生香。 在断章残句里设计各种场景,不断地修改,或华丽、或淡然,期待你最美的出场。 那夜,风吹开花朵,音乐沾了花开的香气,有月光引路,奔向青山翠岭,奔向纵横阡陌,赴你的约。

    带着这份心情,推开虚掩的门,走向红尘深处。

徜徉一个又一个黄昏,涉过一个又一个水央。

季节来了,花会盛开。 春夜星月叠影,草虫呢喃,你站在少年必经的路口,那株桃花已是千红百媚,却少了你的淡雅。

你闲静如梨,幽幽地绽放,红绳结发梢,素袖随风舞,你的溶溶月色入了少年梦,从此再未逃出过。     那些日子里,任何笔墨难以描绘。 少年牵着你的手,守在夜未央,守在花前月下,你侬我侬。 倾听花开的声音,想象细小的花蕊,在风中怎样的颤栗,花瓣又如何一片片轻启,那些微疼,无法用言语形容。

直到多年后,少年一听落花的声音,淡淡陈旧的伤痕,飘醒深心。

那一朵朵花絮,看着它,慢慢地下坠,滴落尘埃,再多的柔情也留不住,心,难逃刻骨的疼痛。

    相守的日子,庭前修篱侍菊,灯下脉脉对弈,不需倾诉,一个眼神,泄露彼此的需要。 幸福总是如烟花一般,瞬时的绽放,尔后随风而散。 曾经的诺言,执子之手,一站到底,在时光面前一败再败。 人们都有不得已的理由与借口,无法守住天长地久,无法兑现朝朝暮暮。

红尘的爱,大抵就这么匆匆而过。     站在惜别的渡口,夕阳一头低沉,交出你的倩影,涂上一抹绯色的暖阳,让少年温暖于心,存下一份感动,欠下你一程山水。

命运让你与少年背对背的别离,还会有重逢的一天么?你害怕一转身的回眸,少年的背影渐行渐没。

拚尽剩下的勇气,只顾低着头往回走,那颗滑落至腮边的泪,濡湿相思。

从此躲藏一个清净的角落,看少年流年浮影飘过。     前方的路有些绸缪,黄昏里飞翔的鸟儿,它的轻盈与自由,足以让少年倾慕,更渴望张望地平线以外的风景。 一路跋涉,剪下岁月的轻红,夹在诗笺的扉页,签上你的名字,留作寂寞的读资。 当你的背影与往事一样拉开距离,少年终于明白,世间有一种情绪,叫黯然消魂。     收帆泊舟,红灯渡口,不缺美好的相遇,擦肩的、邂逅的,都不是少年想象的样子。

没有人如你,一句话就能说中少年的心事,每个人的浅笑有那么一种疏离。

倦宿在一卒城里,韶华相负,满心缱绻,寂寞吹断,悲歌离愁。 几回里,卷帘推窗,风来,却没有你。     经年回顾,只有一枚眉月还在,犹如离别送你的耳坠,闪烁一种忧伤。

如今细看,还记得,隐藏你唇边,那抹轻浅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