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西方诗歌

第825章 夜深人静女神的超凡高手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04 17:18   编辑:本站

第825章 夜深人静女神的超凡高手最新章节

黄桦的脸上一阵青红,可是夜色里却没有人看得出来。 这辈子他都没有这么惨过,都是拜那姓凯的所赐……那老狐狸看准了形式在他手里低价搞了这么一批货,他想要收回却无论如何也无法说服那老混蛋。

该死的!黄桦从一开始就不应该相信姓凯的那老狐狸会在这种时候出手这批货,这种时候出手显然是不会大赚的,想要大赚就必须把这批货按住,等到两个月之后市场上供不应求的时候,谁手里的货最多,价格就由着谁来定夺了。

这是任何一个生意人一眼就能看穿的。 姓凯的那老狐狸又岂能看不明白的!他当然能看的明白!所以他根本不会这个时候把货出手,放弃两个月之后利润翻倍的好机会他能不握紧吗?扯淡!“老大,我们竟然被骗了……”手下的话不适时机的脱口而出:“这么劣质的骗局,我们一开始就应该可以识破的。 ”“闭嘴!”黄桦狠狠的瞪了手下一眼,这根本不需要任何人提醒。

一个老大若是连最基本的担当都没有,这个团队就不可能有什么前途。 可黄桦虽然没有什么担当,但是他却是一个很有胆识的人,所以他才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

“老大,姓凯的老狐狸既然给我们做局骗我们,我们干脆就和他们撕破脸!”又有手下提议:“我们今天晚上就直接杀到他家里去,和他拼了!”拼了?拿什么拼!?黄桦身边最信任的两个有实力的手下,如今都在公海尚未回来,这个时候他拿什么拼?今天这一战若不是姓凯的给他设的局,恐怕他今天都有可能直接就折进去了,他根本没想到交易的那方面是白头翁。

谁都知道白头翁的人狠,若不是打了个出其不意,估计白头翁的人都不能那么轻易的让他们离开。 “我们今天抢钱的时候遭遇了那么及时的抵抗和防御,显然是他们早就做好计划……”“够了!这种时候就不要再分析了!”黄桦直接喝斥试图分析事件的手下,他不想再听自己是如何失败的了。 老大的愤怒让所有人都不敢轻易开口吭声。 当黄桦一次又一次的把火气发泄在手下人的身上时,他自己也开始后悔了。 如今他没有得到货还惹上了白头翁这样一个对头,形式是非常不利的,如果这个时候再有手下的人叛离他,那他可就彻底的没有翻身之日了。

想到这里,黄桦尽可能的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今天的事情都不要再说了,全部都先回屋睡觉,有什么事情等明天再说。 ”虽然有几个手下还想说几句,可是考虑到黄桦现在的情绪,也就没有人再找刺激了。 这个被夜色彻底吞噬的村庄里一点光亮都没有,似乎所有人都陷入了绝望,跌入了深渊之中,再也没有力气向外爬了。 环境无意识的影响对于人来说是极其重要的,在一个死气沉沉的地方,你能感受到的永远都只是死气沉沉。

风洐等到这个村子都“入睡”之后才潜入进去。

……赵逍遥来到叶雪芙家里的时候已经凌晨三点了。

除了陈鱼跃之外,所有人都入睡了,这个时间还在熬夜的除了沉迷于电子竞技的年轻人,就是沦陷入欧洲杯的足球迷,再就是做着那些罪恶交易的犯罪分子。

正常人这个点儿没有不入睡的。 “看样子凯总那边今天晚上很精彩啊。

”陈鱼跃等了赵逍遥那么久也真的有点倦意了,主要是无聊。

“的确是够精彩的,一批假货换了上千万美元,还往黄桦身上推了白头翁这么一个追踪*。

”赵逍遥摇头叹息:“我不得不佩服凯歆的父亲在玩阴谋耍手段这件事情上有着超级厉害的天赋。

”陈鱼跃虽然没有参与,但是在赵逍遥这几句话上已经听出了今天晚上的精彩。 “我都有点后悔了,真应该让你带着我去参加一下今天晚上的行动呢。 ”陈鱼跃道:“我就不至于这么无聊了。

”赵逍遥苦笑了两声:“凯总的疑心重,身边还有一个精明的力闻,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得到信任的。 ”“所以这事儿才只能麻烦你去解决。 ”陈鱼跃伸了个懒腰:“别人根本接近不了,你是唯一一个可以通过凯歆而得到凯总信任的人。 ”“希望凯歆可以理解。 ”赵逍遥摇了摇头:“说真的,凯家的所有事情跟凯歆都没有一丁点的关系,她父亲所做的一切都没有告诉她,所以她完全是无罪的。

”“清者自清。 ”陈鱼跃道:“这你就不用担心了。

”“也不知道风洐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赵逍遥打了个哈欠:“我都困了。

”“困了就去睡。 ”陈鱼跃道:“他该回来的时候自然会回来。 ”“他若回不来,我可睡不着。 ”赵逍遥道:“我和人打赌了,二十四小时之内拿到黄桦藏身的地址,若是做不到,我就要承认我是一个只会耍嘴皮子的嘴炮。 ”陈鱼跃咧嘴笑了笑:“你就那么信任风洐啊,万一他一会儿回来告诉你没有跟到,你岂不是真就成‘嘴强王者’了?”赵逍遥切了一声:“不可能的,这个世界上就没有风洐哥他跟不住的人,这事儿他帮我去盯,我是百分之百绝对放心的。 ”“那你慢慢等他吧,我是困了,你回来我也就放心了,先去睡了。

”陈鱼跃说着起身往房间走去:“凯歆睡那么熟,你也不用接她回家了,你今天也在这里凑合一宿吧。

”赵逍遥点点头:“你甭管我了三哥,我等风洐哥回来再睡,若是他没回来我就睡了,那也忒不地道了。

”陈鱼跃伸了个懒腰往屋走去:“那你慢慢等吧。 ”赵逍遥等陈鱼跃回屋睡觉之后,就趴在窗台上欲眼望穿的看着外面,等待着随时可能出现的车灯。 当然,如果风洐回来告诉他没有盯住,那他也能接受这个结果,只是他一想到要在力争面前丢人现眼就觉得还是不要了吧。 漫长的等待里,赵逍遥也没忍住,躺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