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西方诗歌

恩施法院惊现“民主”奇情下的B法典

时间:2019-09-03 09:16   编辑:本站

恩施法院惊现“民主”奇情下的B法典

    恩施法院惊现“民主”奇情下的B法典  青衣晓  2001年2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湖北省恩施市胜利街五号出现了一个法律人,冒充大律师到处招摇撞骗。 江湖骗子付泽润闻到了国家行政行为下发生的债权或者赠与的钱味儿,能痴能吃还会操,杀杀人诈诈钱骗骗人唱唱红歌跳跳舞喝喝红酒操操B写写白痴判决书,教唆整个国家机器拿我的房子设继承权,为了“我有恩施法院的法官帮忙,成功地把他们赶出了二街。

将来等老东西死了,我就把房子卖了它去买商品房”教唆翟齐芳恶意诉讼。

一只手玩黑社会,一只手玩教唆法院竞相胡诌卖白痴判决书进行物权诈骗。

  这是何等人间宪政下的奇情?  中国GDP,一部强盗法典抢劫所有的人堆积的财富。 为了国家富有可以抢劫所有的人,这是多么地替天行道地在等待各朝屠城的屠刀,面对屠城人人手无寸铁,原因是人人被抢劫得已没有私有财产权。

武器的定义原本是保护私有财产的,是私有财产的终极形态。 它代替了狗。

因为狗狗搞不懂人类高级意识。

从公知老祖为了皇帝抢劫所有人开始,就是这样闻到了钱味儿,能痴能吃还会操,杀杀人诈诈钱骗骗人唱唱红歌跳跳舞喝喝红酒操操B写写白痴判决书抢劫我地抢劫了所有的人。

这是世界上最无耻的政治,国富民穷。 于是又人为地造出一种“民主”。

  这是玩的更多的人能吃掉更少的人。   二审法庭刘茂仕称其与副庭长手机同时被小偷偷了,暗示连手机都要。 用《民法》第七十六条将申诉人当死人、将申诉人的母亲当作申诉人的老婆继承申诉人的财产。

二审后没几天,申诉人从法院询问后回已经不存在了的家,在交通车上遇到翟齐芳的代理人唐北平,唐北平告诉申诉人,你只要给法官买两个手机你就赢了。 这个江湖骗子以两部手机的价金从刘茂仕手中用“公民依法享有财产继承权”买走了申诉人的房子。

  这是江湖骗术中的民主的最高境界,叫众人抬着死人骗我一人。 这样的“民主”的力量真大。

  我们来简单梳理一下,看看江湖骗子付泽润的B法典多么神器:  2001年2月,距一审一年。

法律人付泽润闻到国家行为安置行政对象家人发生了赠与的钱味儿,偷住在我的房子里,利用被申诉人已经被排除的物权的“资格”和赠与,等法官送白痴判决书上门,用了一年时间请吃三万多元判决称:“经审理查明,原、被告系母子关系。 ”  在这份劳教犯付泽润教唆的恶人先告状的诉状中,付泽润放了个屁:“儿子跟妈打官司,我们要判妈赢。

”花了一年时间,给原告灌屎把原告翟齐芳做成智障,给法院法官灌屎,把法官做成痴呆,注上毒素,然后乱中取之,猛虎扑食。 这是B法典的一般形态。

还有更诡异的。

  在恩施,常在坊间听律师说起,恩施法律人逮到一个打官司的女人,一个个操到JP烂。

这样的传闻很多的,随便去找哪个律师调查一下。 这些为了赢无耻的官司的女人,在JB上如同开孔的皮套,做着皮影戏的各科,如同万人坑上跳荡的幽灵,撕下八千张脸皮,在那个腐败超级系统里充当能痴能吃还会操的人皮地毯。

  一对狗男女,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湖北恩施胜利街五号操出许多神来装神弄鬼!在劳教犯付泽润教唆翟齐芳恶意诉讼“确认权属”的恶人先告状的诉状中,有一个关键词:“已知。

”请大家至始至终锁定这个江湖骗术已炼成了一种“法律智慧”的关键词:“原告现已知自己具有购房资格,故请求法院判令被告与恩施市拍卖行所签《拍卖成交确认书》及与恩施市农资公司所签《住房转让及款项结算协议书》确认购买的房屋产权归原告所有。 ”  闻到了钱味儿,能痴能吃还会操,杀杀人诈诈钱骗骗人唱唱红歌跳跳舞喝喝红酒操操B写写白痴判决书,陈雪松门它祖宗就是干这行道的。 替劳教犯抢劫,在天上掉馅饼的飞来横财面前,躺在坟地里已烂成了死尸的土匪法官陈雪松门怎么能不动以“民主”奇情呢?  2001年2月,法律人付泽润“已知”恩施法院的法官会将各种洗脑神判竞相送上门,早已偷住在申诉人的房子里,早已在更久远的过去进行时已将法律人之间的微妙关系格式化成了相互请托的委托关系。

白痴多了,组成了白痴国。 知道吗?这叫“民主”。   2002年5月16日,法律人付泽润“已知”恩施法院陈雪松门存有白痴判决书的标准格式,用了一年时间,对我周围的人作了大量的调查。 其中一个调查项,翟齐芳是个智障、我一家还是外地人。 住在胜利街五号,祭起了诉讼指挥权,指挥杀杀人诈诈钱骗骗人喝喝红酒操B写写白痴判决书,陈雪松法官将会在判决中称:“经审理查明,原、被告系母子关系。 ”  白痴国的白痴真多。

“民主”是白痴门永远不败的旗帜。   法律人付泽润“已知”恩施法院的房子陈雪松门的妈才有资格。

恩施市人民法院于2002年6月25日作出[2002]恩民初字第172号民事判决书。   陈雪松法官判决称:恩施市老干局及恩施市供销联社的证明足以认定申诉人张恩山、原告翟齐芳具有购买恩施市农资公司改制房屋的资格。   陈雪松门偷它妈的裙子当法袍穿,然后裤子都不穿光着屁股腚杀杀人诈诈钱骗骗人喝喝红酒写写白痴判决书,恩施法院象老赌棍炫技一样一人教唆一技挣两鬼钱,一人教唆一句蹭一口饭吃,一人胡诌一句冥钞流动,吃了屎的法官给那个“妈”(不知道是谁的,也许是法官的妈,它们从来都是骗自己的妈的老骗子骗起了我妈)灌了很多屎灌得法官自己也吃了屎自己作案自己裁判,老少通吃,祖孙三代通吃,男女通吃,三大诉讼法通吃连冥钞都要,还把老鼠嫁女打扮成全民盛典。

这个B法典好不惊艳。

伪民主当然需要很多的外衣,在皇帝的新装中就有婚装,披谁身上谁象天使。

  劳教犯付泽润冥钞做的银弹击毙一堆法官,用贿金劫持的影子政权去抢劫我的房子。

这不就是当年梁山的好汉地替天行道吗?这些想招安喝了毒酒反而活得新鲜土匪当了法官,不是抢劫了整个历史然后整个历史被更大的强盗抢劫吗?这是倭奴的起源。 这是白痴国式有着汉奸情节的“民主”。   劳教犯付泽润教唆恶意诉讼的这个“已知”,就是B法典,而民主就是更多的人吃更少的人,大吃小,多吃少,老吃少。

男女通吃,祖孙三代通吃,三大诉讼法通吃,有更多的钱的可吃更少的人,到了现代已是劫贫济富。

  那些我没兴趣多看一眼的“大人物”陈雪松门的奇情,搜刮民脂民膏,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然后告老还乡,靠的就是有更多的人可以欺骗一人而无人做声。 陈雪松门它爹就是这样日出陈雪松法官的。

搞钱搞房子搞女人,杀杀人诈诈钱骗骗人喝喝红酒操B写写白痴判决书。

  读过《海盗法典》,我们知道最原始的民主就是强盗法典,它也讲“民主”。

  透视水泊梁山,好汉土匪们订了个替天行道的魔鬼契约:劫尽天下财物,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大块朵颐,论秤分金银,论车拉女人,各尽所能,按需分配,想啥来啥。

这叫只要下三烂足够多就能捂着我的嘴不许呼喊大行抢劫之道。

据考证这也是一种“民主”。

  那么,什么是B法典?  我们劳动,有人凭B白痴白吃白住。

能痴能吃还会操,搞钱搞房子搞女人,杀杀人诈诈钱骗骗人喝喝红酒操B写写白痴判决书。

这就是B法典。

B就是法律,操B更是法律。

或称操B大法。

高恩利法官替江湖骗子付泽润行骗称:“儿子跟妈打官司,儿子再有道理,我们要判妈赢。 ”这是母系社会的遗传印记。

  要是回答不出来我取自自己劳动预登记的房产侵犯了谁,这可有得玩了。

恩施法院民主奇情下的B法典就此现形官场。

与我们常用的A法典相对或相悖,又称B法典或操B大法或称JB法。   这就是B法典,两个人体挂件,就是邪教徒用来沦陷A法典的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