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西方诗歌

《经典古文名篇》115. 游褒禅山记(〔宋〕王安石),佚名

时间:2019-06-03 19:21   编辑:本站

《经典古文名篇》115. 游褒禅山记(〔宋〕王安石),佚名

【原文】  褒禅山亦谓之西岳,唐浮图慧褒始舍于其址,而卒葬之,以故厥后名之曰褒禅。 今所谓慧空禅院者,褒之庐冢也。

距其院东五里,所谓西岳洞者,以其乃西岳之阳名之也。

距洞百余步,有碑仆道,其文漫灭,独其为文犹可识,曰花山。 今言“华”如“华实”之“华”者,盖音谬也。

其下平旷,有泉侧出,而记游者甚众,所谓前洞也。

由山以上五六里,有穴窈然,入之甚寒。

问其深,则其好游者不能穷也,谓之后洞。 余与四人拥火以入,入之愈深,其进愈难,而其见愈奇。

有怠而欲出者,曰:“不出,火且尽。

”遂与之俱出。

盖予所至,比好游者尚不能十一,然视其左右,来而记之者已少。

盖其又深,则其至又加少矣。 方是时,予之力尚足以入,火尚足以明也。 既其出,则或咎其欲出者,而予亦悔其随之,而不得极乎游之乐也。   于是予有叹焉。

古之人不美观于六合、山水、草木、虫鱼、鸟兽,往往有得,以其求思之深,而无不在也。 夫夷以近,则游者众;险以远,则至者少。

而世之奇伟瑰怪很是之不美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

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 有志矣,不随以止也,然力不足者,亦不能至也。

有志与力而又不随以怠,至于幽暗昏惑,而无物以相之,亦不能至也。

然力足以至焉,于酬报可讥,而在己为有悔。

尽吾志也而不能至者,可以无悔矣,其孰能讥之乎?此予之所得也。 余于仆碑,又有悲夫古书之不存,后世之谬其传而莫能名者,何可胜道也哉!此所以学者不成以不沉思而慎取之也。

  四人者:庐陵萧君圭君玉,长乐王回深父,余弟安国平父、安上纯父。 至和元  年七月某甲子,临川王某记。   ——选自上海人平易近出书社排印本《王文公函集》  【译文】  褒禅山也被称为西岳。

唐朝高僧慧褒最先在这座山下建房居住,而死后就葬在这里。

因为这个缘故,往后就把这座山称作褒禅山。 此刻称作慧空禅院的地方,就是慧褒僧人生前居住的屋舍和死后埋葬的墓地。

距离慧空禅院东面五里,有个称作西岳洞的地方,是因为它在西岳的南面而得名的。 离洞百余步,有一块石碑倒在路上,碑文已经恍忽不清了,唯有“花山”二字还能辨认出来。 此刻将“华”字读成“华实”的“华”,概略是读错音了。 西岳洞下面平展而坦荡,有泉水从旁边涌出,到这里游览和题字纪念的人很多,这就是人们说的“前洞”。 沿山向上走五六里,有一个岩穴很幽深,走进去感应很寒凉。 询问这个洞的深度,就是那些喜欢游山玩水的人也没有走到终点,人们称它为“后洞”,我和四个同游的人举着火把走进去,进去越深,前进越难,而见到的风景就越奇特。 有人感应疲倦而想出来,就说:“不出洞,火把就要烧完了。 ”于是大师就和他一路出来了。

概略我走到的地方,比起那些喜欢游山玩水的人还不到十分之一,可是看到左右洞壁,来到这里而且题字纪念的人已经很少了。 概略再往深处,进去的人就更少了。

这时辰,我的实力还足够继续往里面走,火把也还足够照明。

出洞往后,有人就指责那提议出来的人,我也悔怨随着他一路出来,而不能纵情享受游览的乐趣。   于是,我很有感伤。

古代的人在不雅观察六合、山水、草木、虫鱼、鸟兽的时辰,往往有心得,这是因为他们思虑问题很深入,而且没有甚么事物不加以考核的。

那些道路平展而又距离近的地方,游览的人就很多;道路艰险而又遥远的地方,去的人就很少。 但是世界上奇特绚丽又罕有的自然风光,常常是在艰险遥远而且人们很少到达的地方。 是以,不是有志向的人是不能到达的。 有了志向,不随他人住手前进,可是气力不足,也不能到达目的地。

既有志向又有气力,也不随着他人猬缩后退,可是到了幽深昏暗又神迷目乱的地方,没有获得外物的辅助,也不能到达目的地。 但是,气力足够到达的情形下却没有到达,在他人看来是可以嘲笑的,而在自己则应感应后悔。 已经尽了自己的全力却不能到达目的的人,可以没必要悔怨,难道有谁能嘲笑他呢?这就是我的心得。 我看到倒在地上的石碑,又感伤古书没有保存下来,使后世的人以讹传讹而不能年夜白名称的真实情形,哪里能说得完呢!这就是治学的人不能不深图远虑和谨慎择取的原因。

  同游的四小我:庐陵的萧君圭字君玉,长乐的王回字深父,我的弟弟安国字平父、安上字纯父。 至和元年七月某日,临川王某记。 (李国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