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西方诗歌

南京银行资管女老总协助调查 债券特色银行巅峰不再

时间:2019-06-21 20:28   编辑:本站


南京银行资管女老总协助调查 债券特色银行巅峰不再

  2月19日,市场传言称,南京银行资管部总经理戴娟失联。

20日上午,南京银行在官网发布公告,称“资产管理业务中心总经理戴娟、资金运营中心副总经理董文昭及鑫元基金副总经理李雁三人,因个人原因,不能正常履职。 ”  时代周报记者多次拨打南京银行多个公开电话,均未有人接听。 有媒体报道称,戴娟三人配合协助调查,是个人行为,涉及的是很多年前的事情。   公开资料显示,南京银行是首批银行间市场的债券交易者,素有“债券特色银行”之称。

据南京银行2019年1月发布的《2019年同业存单计划》显示,截至2018年9月末,该行资产总额万亿元,其中债券资产为亿元,占资产总额的比重达%,占比仅次于贷款。   记者注意到,在南京银行设立的九个前台部门中,涉及债券业务的就有资产管理业务中心和资产托管部,前者经营代客理财业务,后者负责经营资产托管业务。 戴娟、董文昭是南京银行两个关键部门的负责人。 鑫元基金是南京银行旗下的基金公司。

  多位业内人士猜测,戴娟等三人失联一事是今年金融反腐的最新动作。 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中也说道:“当前债券市场的腐败、内幕交易等问题仍然十分严重,南京银行资管部总经理戴娟失联一事,很可能是债券市场整肃的信号,投资者对此应保持警惕。 ”  债市强人  “回顾债券市场,不仅为债券市场的发展而高兴,而且为自己能身为其中一员跟随其快速成长而深感荣幸。 ”2012年,在南京银行干了15年的戴娟在专业期刊上发表的文章中写道。

  根据公开信息,戴娟实际是国内从业债市业务最早的一批人,在上述文章中她将自己的经历从1997年南京银行管理部门资金计划处的资金科写起,到2001年的资金交易部,直到2002年资金营运中心作为总行直属经营单位从计财部剥离。

在对债券业务进行专业化经营13年后,南京银行在2015年正式成立资产管理部。

戴娟原为金融市场部总经理,后又担任资产管理部总经理。   2015年1月,在业界举办的“2014年银行分论坛”活动上,戴娟以南京银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身份出现,围绕“银行理财下一个十年”发表演讲。

  “戴娟在债市的名气很大,南京银行的债券业务在圈内很强。

”一位接近南京银行的金融人士表示。 南京银行行长束行农曾在《从南京银行金融市场部变迁看债市发展》一文说道:“2002年,南京银行债券现货买卖交易量位居市场首位,成交量超过四家大型银行的总和。

”随后传下了“债券特色银行”的称号。   公开资料显示,南京银行成立于1996年,在原南京市39家城市信用社及信用联社的基础上组建,2007年7月作为第一批上市的3家城商行之一登陆上交所。

目前,南京银行主要有各类存款、贷款、债券投资、同业存放及拆放业务以及结算、代理业务等业务,而债券承销、投资、交易在南京银行的收入中仍占着重要的地位。 据南京银行2018年半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6月末,南京银行的债券投资收入为亿元,占该行总收入的比重为%;债券承销收入亿元,占比手续费及佣金收入的%。   除了戴娟以外,董文昭现为南京银行资金运营中心副总经理,此前担任该行金融市场部理财中心总经理;另外一位被带走的鑫元基金副总经理李雁,在2013–2016年曾担任南京银行资产管理部副总经理、金融同业部副总经理,2016年4月加入鑫元基金,随后升任副总经理至今。   据南京银行在2018年半年报显示,戴娟、董文昭、李雁三人所处部门与公司都呈现巨大的债券市场交易量。 该行的资产管理业务方面共发行2469款理财产品,实现理财产品销售额亿元;资金运营中心截至6月末共承销利率债券亿元,在国债、政策性金融债等利率债承分销业务保持市场前列。

而鑫元基金官网显示,截至2018年末其旗下的32只公募产品中有24只为债券型基金。   对于上述三人所涉事件,三个人的职务从资产管理部、资金运营中心到旗下公募基金,容易形成利益输送的闭环。

  “与股票市场是场内集合竞价交易不同,银行间债券市场是场外询价交易,询价交易方式就是一对一进行的,此方式天然就可能存在利益输送。 ”宋清辉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债市业务出现瓶颈  近年来,南京银行债市业务面临转型。 债券牛市在2016年10月底开始从连续3年的上涨转为下跌,同期,骤变之下债市风暴再度掀起,核心主要是围绕银行间债市的中票、短融一级半市场的利益输送等相关问题。

  2016年下半年,监管对金融机构加杠杆要求严格,对于代持业务及债券交易加杠杆行为的限制,金融市场监管全面趋严。 一方面,央行、银监会、保监会联合下发债市交易新规《规范债券市场参与者债券交易业务的通知》,对代持等各类灰色业务进行约束;证监会也发布配套文件,明确提到“严禁任何形式的‘抽屉协议’或通过变相交易、组合交易等方式规避监管要求”。   多位受访人士均认为,今年相关部门将重点对金融业的腐败行为进行有力治理。

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首席经济学家万喆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金融反腐是今年金融系统深化改革过程的重要部分,今年可能会深入地对各个领域的大案、要案进行挖掘。 ”  宋清辉也持类似观点。

他表示:“由于银行间债券市场规模很大,加上目前多以自律规范为主,因此银行间债券市场短板很多,如对市场违法违规行为的惩戒不足,法律短板显而易见。 ”  在2018年半年报中,南京银行对资管业务提出了转型计划,“在资管新规出台后,总行层面成立资产管理业务新规实施领导小组,公司紧密配合、携手转型……2018年上半年本公司资产管理总规模较期初略有下降”。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南京银行截至2018年6月末的投资余额为亿元,较年初增长%,占总资产比重为%。 与多数城商行以政府债券为主要证券投资产品不同的是,南京银行则是以信托及资产管理计划为主,信托及资产管理计划余额占投资总额的%,底层资产主要为结构化融资产品、债权融资计划、票据资管产品、资产证券化产品和货币市场工具等。

  中诚信国际近期对南京银行出具的评级报告中也指出该行存在的风险,“业务规模扩大和产品创新对风险管理水平提出了更高要求;非标资产占比较高,应关注该类资产带来的信用风险和流动性风险”。 (责任编辑:关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