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西方诗歌

金瓶梅里的经济学——好动不喜静的启示

时间:2019-09-11 23:21   编辑:本站

金瓶梅里的经济学——好动不喜静的启示

  西门庆的结拜兄弟常峙节家境贫穷,没有住房,连房租也经常拖欠,常常有上顿无下顿,还好,没有子女拖累。 尖刻的老婆整天牢骚满腹,不是撂脸色,就是挖苦。 “你也是男子汉大丈夫,房子没间住,吃这般懊恼气。

你平日只认得西门大官人,今日求些周济,也做了瓶落水(有回音和结果)。

”  房主日夜催逼,常峙节一连十来日见不到西门庆。

万般无奈,请应伯爵下馆子,诉诉心中的苦闷。

还好,应伯爵没有推辞,喝完酒,带上常峙节找到了西门庆。

西门庆刚刚给蔡太师送了礼,花费了许多,又用大量银子到江南进货,手里的银子一时短缺。 勉强拿出一包十二两零碎纹银,让常峙节暂时用着,等南方的货到家,再多给些。

  西门庆给了银子,感慨地说:“兀(钱)那东西,是好动不喜静的,怎肯埋没在一处!也是天生应人用的,一个人堆积,就有一个人缺少。 因此积下财宝,极有罪的。 ”这是全书对金钱最精彩的论述,也是极高水平的认知。

就是用今天眼光看,这个认知也很有见地。   本文不想就西门庆的这段论叙全面展开解读(另有文章专门叙说),仅就钱好动不喜静这句话,谈谈自己的感悟。   钱(货币),是商品交换的产物。 是在物资与服务交换中充当等价物的特殊商品。

  钱(货币)从诞生到今日基本上出现过两种形态,一是实物货币,二是信用货币。   钱(货币)混至今日,大致经历过两种经济形态,一是自然经济,二是商品经济。

但是,钱(货币)在不同的经济形态下,会有不同的追求。

  在自然经济形态下,它是一副安然自得样子,“看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云卷云舒,宠辱不惊。 ”这便是钱的真实写照。   在商品经济形态下,它追求的是一种运动。

它好动不喜静,喜欢周而复始,日夜不安。

生命在于运动,金钱在于周转。 它的本质是在周转中产生利润,在周转中繁衍升值。   《金瓶梅》所反映的正是明朝嘉靖至万历年间的社会现象,而这段时期正是明朝商品经济与自然经济共存的阶段,也是明朝商品经济比较发达的时期。   作为精明的商人,西门庆对金钱就有很高的悟性,他一下子就抓住了钱的本质。   为什么在商品经济心态下,钱好动不喜静?这是因为,通过周转会带来利润,会钱生钱。 钱在静止的状态下,不仅不会保值还会贬值。   还因为社会存在对个人财富剥夺的机制。 当钱(货币)超量发行,物价上涨,人们持有的货币贬值,这就产生对个人财富的剥夺。

只是因为温和适度的通货膨胀,人们并非觉察而已。

只有在通货膨胀率交高时,人们才发现存款不值钱了,存款的速度赶不上物价的上涨幅度,才会发现这个剥夺机制的存在。

也正是有社会对个人财富剥夺机制,才推动人们不停地投资和消费,成为经济发展的动力。

  面对这样的机制,我们应该怎么办?  一是适当合理的消费。

当用则用,不然辛辛苦苦结余的钱,白白流失了。

消费观有两种,一是量力而行,量入为出。

一是敢于超前消费。 比如我们买房子,当我们辛辛苦苦积攒的钱,却远远赶不上房价上涨时,只要有还款能力,就应该大胆贷款购房。   二是合理投资。 投资就是让钱去运动,让钱在运动中生财。 西门庆就是一个善于投资的商人,1111年,仅仅是一个开生药的店老板,到1118年,扩展到缎子铺、绒线铺、绸绒铺、印子铺、生药铺(如果不是西门庆死亡,松江布铺即将开业)。 资产由几千两银子增加到十万两,成为山东首富。

  三是积极理财。

要盘活手中的资金,善于理财,当然在理财和投资时要慎重考虑收益与风险的性价比。   四是敢于借贷经营。

这会让你手中的钱产生翻倍的效应。 商品经济从本质上讲就是借贷经济。

当然借贷行为会增加负债成本。 仔细分析就会发现借贷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良性借贷,就是说当你借贷的资金带来的收益大于借贷所付出的成本时,就应该大胆使用。 一种是恶性借贷,就是说当你借贷资金带来的收益小于借贷所付出的成本时,你借的越多亏本也就越大。 《金瓶梅》中的李三、黄四向西门庆借银子做生意,月付息五分,年利率达60%。 这就是恶性借贷。 不出几年,李三、黄四破产。 两人因还不起债务坐牢。   我们再来看看孟玉楼与张四的一段对话。

孟玉楼欲嫁给西门庆,但其死去的丈夫舅舅张四却坚决反对。 张四认为西门庆虽然是一个财主,但“里虚外实”。

意思就是借债经营,不算真正的富有。 但孟玉楼就持不同看法,她认为买卖的人家,谁把钱放在家里?紧着起来,朝廷爷一时没有钱使,还问太仆寺借马价银子支来使。   毕竟同是商人,孟玉楼的观点和西门庆竟然完全相同。 可见借贷是经商之道,也是生财之道。   这里还有一点需要指出。 孟玉楼的这段话,是《金瓶梅词话》里记叙,但在《金瓶梅》崇祯本和张评本中均被删去。 可见词话本的作者对钱(货币)的认识水平,要远远高于崇祯本和张评本的作者(修改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