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西方诗歌

第一千八百六十四回 双重易容沧狼行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07 07:55   编辑:本站

第一千八百六十四回 双重易容沧狼行最新章节

凤舞睁大了眼睛,奇道:“变成徐林宗?莫非?”她的双眼一亮,突然失声道:“主公,你是想去扮成徐林宗,骗取屈彩凤的信任,然后得到太祖锦囊吗?”耿少南摇了摇头,正色道:“事情没这么容易的,徐林宗以前跟屈彩凤关系那么好的时候,也没有拿到太祖锦囊,更不要说现在二人几乎已经关系破裂了。

不过,我觉得起码可以有备无患,凤舞,你跟屈彩凤的时间不短了,应该知道她的不少习性,跟我说说,免得我在她面前暴露出来。 ”凤舞的粉面微微一红,说道:“这些,这些女儿家的习性,都是很私密的,我在她手下的时候,毕竟是下属,不能过于接近她,只有白敏是跟她寸步不离,包括练功的时候都是在一起,所以,所以不是我不想告诉你,实在是不知道啊。

”耿少南的眉头深锁:“这可就坏事了,徐林宗跟她是夫妻的关系,一举一动都很清楚,万一我这方面不知道,那可怎么是好。

凤舞,你们女孩子是不是这方面都差不多呀,我若是用小师妹的那套来套屈彩凤身上,会不会穿帮?”凤舞“扑哧”一笑,以手掩口,摇头道:“也亏你问得出来,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一样。

女儿家都有自己一套很私密的东西,无论是用的香粉,胭脂,还是梳头,穿衣的习惯,都完全不一样,还有戴的饰品也不一样,甚至,甚至跟自己的爱人在一起,拥抱的方式,还有,还有那些男女之间的爱---抚都不一样的,你要是拿何娥华那套来对屈彩凤,只怕直接就穿了帮啊。

”耿少南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脑袋,说道:“是啊,就好比身上的味道,都不一样,你们女人鼻子最灵,徐师弟平日里又喜欢弄得干干净净的,甚至我记得从两年前开始,他的身上有时候都会带着个香囊,我还曾经笑过他一个大男人要带这东西做什么,当时他笑而不语,现在想来,只怕是屈彩凤送他的定情之物。 ”凤舞微微一笑,说道:“主公,你身上男子汉味道还是挺重的,隔了两尺都闻得到,在我这等探子的鼻子里,跟徐林宗那种香喷喷的书生模样完全是两回事,屈彩凤的五官,尤其是嗅觉还是很灵,你这样去见她,一定会穿帮,所以,这个主意,你还是别打的好。

”耿少南摇了摇头:“不,这是计划中很重要的一环,必须要做。 凤舞,不仅是我要扮成徐林宗,你也需要扮成屈彩凤,所以,你最好还是尽可能多地回忆一些有关于屈彩凤的生活细节,以备万全。 ”凤舞秀眉微蹙:“什么,我要扮成屈彩凤?为什么?”耿少南微微一笑:“因为我如果扮徐林宗骗那太祖锦囊不成的话,就需要你来变成屈彩凤,在白敏的身上下手了。

”凤舞的眉头渐渐地舒展了开来,用力地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主公,交给我吧,我一定让你尽可能地和徐林宗一样,而我,则会变成屈彩凤的。

不过。

。 。

。 ”说到这里,她的眼中又闪过了一丝疑虑,“就算人可以变得长相相当,细节类似,但这武功怎么办?你的问题不大,因为现在你也精通两仪剑法,几可乱真,可是屈彩凤的天狼刀法,我。 。 。

。

。 ”耿少南正色道:“这点你不要担心,我可以教你天狼刀法的前面几层,以你现在的功夫,只要肯苦练,加上我的真气相助,帮你打通玄关,应该可以让你练到第六或者是第七层,有这个功夫,足够你假扮屈彩凤,甚至骗过白敏的眼睛了。

”凤舞的眼中闪过一丝喜色,一闪而没:“主公,主公你是说,要和我一起练天狼刀法吗?这样的话,夫人她,她是不是会产生误会?”耿少南的嘴角肌肉跳了跳,咬了咬牙,沉声道:“没有办法了,此事暂时不要声张,小师妹现在对我练天狼刀法很反感,情绪比较激烈,而且她对你现在敌意太大,若是让她知道我们是合练武功,骗取太祖锦囊,只怕事情会更麻烦。 所以,我们只有背着她偷练。

”凤舞幽幽地叹了口气:“主公,其实,同为女人,我能体会得到,夫人现在很痛苦,怀着你的孩子,其实她也知道回不了武当了,但她口口声声这样说,只是希望你能就此罢手,不要再走夺权篡位这条路,你能明白吗?”耿少南的剑眉一挑:“不,我不觉得她能明白,她更多的只怕是因为还念着徐林宗,不想我跟他,还有她爹起了冲突,她留在锦衣卫,也是想拉我回头,但若她真的知道我不能回头,绝不会这样劝我。

”凤舞点了点头:“也有这个原因,不过你要知道,夫人从小在武当长大,武当就是她的全部,我们不能只想着自己的感受,不去考虑她,她现在一个人在锦衣卫,孤独,寂寞,也很害怕,你其实应该多陪陪她的。 ”耿少南笑着摇了摇头:“凤舞,你在小师妹面前跟她总是针尖对麦芒,为什么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却是说这话呢?”凤舞转过了头,螓首轻摇,叹道:“跟她在一起时,因为她处处针对我,总是要赶我走,我气上来了就会和她对吵,再说了,我得维护你的尊严,毕竟我是你的属下,不是她的。 但是现在她不在,我却得跟你说,你这段爱情来得太不容易了,应该好好珍惜,何娥华是个非常敏感,内心也很柔弱的女人,在这个时候,你若是对她冷淡,置之不理,只怕会出事的。

”耿少南的眼中闪过一丝冷芒:“不会的,小师妹其实并没有你想的这么脆弱,如果真的是害怕,她早就会离开我回武当了,她是想留下来劝我放弃夺位的打算,只要我见她,就会跟我吵,这样吵的多了,只怕会更伤感情。 就象今天,我去找她前本来是想跟她和好的,可没想到又闹成这样。 甚至,她说要伤害我们的孩子,这实在是让我太伤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