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西方诗歌

雷达:现实主义精神常青

时间:2019-06-11 08:20   编辑:本站

雷达:现实主义精神常青

在中国当下的语境里,该怎样重新认识和理解现实主义,的确是个值得深入思考的问题。

现实主义过时了吗这个问题就提得很有价值。

当然,最简单的回答是没有过时,路遥热不就是一个好例子吗?但事情又并不那么简单,需要辨析。 在我看来,现实主义并非是上世纪初由苏联传入中国的那种,其实,现实主义是人类艺术地把握世界的最古老,最普遍,同时又是常在常新的一种基本的创作方法、原则和精神。 中国古典小说的现实主义的根子就扎得很深。

现实主义是有其质的规定性的。

就现实主义来说,它总是承认人和世界的客观实在性,它总是力图按照世界的本来面目再现(或表现)世界,它也总是强调人类理性的力量、实证的力量和判断的力量;由于它对人和世界客观实在性的肯定,它也许更重视包括人在内的环境(即存在)的作用,并重视人的社会性,把人看做社会动物。 现实主义应该是指在艺术创作的过程中,以无限广阔的客观现实为对象,为依据,为源泉,并以影响现实为目的的创作。

路遥认为,最能影响读者和最有价值的还是现实主义,他尤其崇尚柳青式的现实主义。

他不无幽默地说,当别人用西式餐具吃中国这盘菜的时候,我并不为自己仍然拿筷子吃饭而害臊……。

问题当然不仅仅是餐具的不同。

应该承认,路遥的坚守是有意义,有道理的,在某种意义上,实践证明《平凡的世界》这部手法和面貌颇为传统的作品,确乎具有某种穿越时空的生命力。 但我们必须注意到,对于这部书来说,与其说是手法起决定作用,不如说是精神在起决定作用。 因为,对于一切企图改变现状,改变命运的人来说,必然会遇到矛盾、阻力和困难,人生是一场奋斗,它时时需要心灵的抚慰,精神的超越,道德的提升。

这部书表面上是纪事型的,骨子里是抒情的,写意的,浪漫的,敢于正面迎视人生问题和社会问题。 现在,我们处身在一个物化的,功利化的,娱乐化的时代,我们被物质的枷锁锁着,欲望、感官、物质的实惠化,使我们常常觉得我们的肉身很沉重,想飞飞不起来,想跳跳不起来,最难的是如何活得有筋骨,有精气神,在困难乃至苦难面前,不低头,不屈服,保持对真与善的追求,对理想人格的追求,对人生意义的追求。 对这些,路遥不可能给出什么灵丹妙药,或直接回答什么问题,其实人生之谜是无解的,路遥本人也是困惑重重;我们只能说,他笔下的既卑微又骄傲,既平凡又刚毅的主人公们,能给青年读者以沉思、勇气和鼓舞,给行进者以精神的滋养。 这就是《平凡的世界》为什么二十年来一直受到青年读者喜爱的主要原因。

所以我更看重现实主义精神的提法,认为有必要在文学中强调和发扬现实主义精神。

依我看,现实主义精神就是具有更强烈的现实感,更敢于直面现实的矛盾,更关注人民的苦乐,更关注当下的生存,更能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

它尤其表现在对精神问题的敏感和探索上。

比如说,在物质主义急剧膨胀的今天,人的精神世界会出现严重危机,传统的现实主义往往解决不了,无能为力,那就要求具有强烈现实主义精神的创作,更多地将笔触伸向人的主观精神世界。 我认为,现实主义精神至少包含以下三方面的内涵,一是对人民的生活命运和思想情感的深切关怀,二是富于人文深度的批判精神和批判品格,三是热烈的理想主义情怀。

没有这些,现实主义精神将会变得空洞无物。 现实主义不是一成不变的教条,它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发展,随着人们审美观念的更新而更新,在不同历史时期里,现实主义会呈现不同的风貌。

现实主义的发展,离不开与其它方法的相互激荡和相互吸收,否则现实主义就会停滞,就不会保持常青。

我们也不能从《平凡的世界》得出独尊现实主义的结论。

现实主义不是以邻为壑的唯我独尊主义,也不是万物皆备的好作品主义。

我们在肯定《平凡的世界》的同时,要看到我们还有许许多多并不是用传统的现实主义,而是可以用魔幻的、心理的、变形的、狂野的命名的现实主义,或者是现实主义与现代主义,甚至后现代主义融合而成的一种新型的好作品。 我们切不可又走向另一种一边倒,即用过分的赞扬和拔高现实主义来否定其它创作方法。 我们只能说,用什么方法和手法都不是绝对的和决定性的,各种方法都有存在的权利,而真正决定作品生命力的是它的思想的高度,人性的深度,文化精神的广度。 重要的在于有无充沛的现实主义精神的支撑。

本文链接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