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网 > 西方诗歌

第四百一十四章 王县丞的忧伤

时间:2019-08-12 17:51   编辑:本站

第四百一十四章 王县丞的忧伤

话不投机半句多,孙老头看着陈师爷,淡淡的说道:“对不起,陈师爷,有什么话,你还是和我们的东家说吧。

”剧院以后要走的路还很长,他绝对不会看着自己的心血毁在别人手上,当然,不仅他不会同意,小李大人也不会同意的。

“你们东家是谁?”陈师爷皱眉问道。 孙老头指了指门口的方向,“那位就是。

”陈师爷转过头,看着从外面走进来的年轻人,微微一怔,没想到这些几乎开遍庆安府的剧院,东家居然如此年轻,处在讶异中的他却是没注意到,站在他身旁的两名捕快,在看到那年轻人的时候,神情变的有些激动起来。 “我不管你们这里是谁主事的,我家大人今晚屈尊在醉香楼设宴,宴请一些像你们这样的商人,记住了,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

”陈师爷冷冷的说了一句,便转头对两名捕快说道:“我们走。

”直到他离开剧院,走出好久之后,才感觉到身边似乎少了点什么,转头四顾,发现本应该跟在他身后的两名捕快全都没了踪影。 ------------“大人,您回来了!”陈师爷走出大门的那一刻,那两名捕快立刻走到李易身旁,激动的说道。

李易看着两人,笑道:“大牛,魏强,几个月不见,你们两个倒是越混越回去了。

”大牛讪笑了两声,自从刘大人走后,这位魏县令在县衙中用的都是他自己的心腹,他们这些老捕快的日子,却是不好过。

“这段时间,大牛捕快他们也帮了我们不少忙,要不然,在大人回来之前,我们的日子还要更加难过一些。 ”孙老头笑着说道。

“应该的,应该的。

”大牛摸了摸脑袋笑道:“我还想着过些日子干脆把这破捕快给辞了,在这里找个差事,也比在县衙受窝囊气要好。 ”“行了行了,你要是不当捕快,你家婆姨能饶了你?”李易摆了摆手,顺便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说道:“正好,和我说说,那位魏大人是怎么一回事,县衙如今又是个什么状况?”对于这些事情,没有人比大牛他们更清楚的了,大牛上前一步,立刻说道:“这位魏大人,是刘大人被调到京都当大官之后才过来的,听说以前在京都做官,具体做什么官不知道,平时眼睛长在脑袋上,连王县丞和郑主簿都不正眼瞧的……”------------王县丞很忧伤,忧伤到连他平日里最喜欢喝的名茶都尝不出什么滋味。 他身体康健,子女孝顺,夫妻生活和谐,能让他烦心的,也只有仕途上的事情了。 两个月前,也是像今日一样的艳阳天,他和刘县令难得有闲暇时间,在后衙一处僻静之地品茶谈天,安溪县如今已经成为了庆安府诸县乃至于全国的楷模,连朝廷都大加赞赏,他们作为父母官当然也捞到了不少功劳,本来都对仕途不报什么希望的两人,聊着聊着,也不由的激发出了几分雄心壮志。

他还记得刘县令那日意气风发的样子,当时他还拍了对方一记马屁,大抵就是刘县令天庭饱满,印堂发亮,以后官运必将亨通,不会在安溪县令的位置上蹉跎一辈子。 两人一杯茶没有喝完,有衙役来报,朝廷送来加急文书……之后的事情,就完全可以用一个峰回路转来形容了。 刘县令真的升官了,安溪县令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京城令,看似都是县令,这中间却差着十万八千里。 安溪县虽然也算是上县,但安溪县令和京城令相比,无论是从品级地位上,还是官运前途上,都不可同日而语。 一个只能在距离京都八百里外的地方喝茶打屁,一个却进入了这个国家真正的权力中枢,好多人都说三世不修京城令,意思是连续三辈子不修德行才能当上京城县令,这都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谁信谁是s……虽然王县丞对于不知道走了什么运的刘县令羡慕嫉妒恨,但心里还是有几分暗喜的。 毕竟在安溪县这一亩三分地,作为二把手的他只比刘县令小半级,当然知府衙门那些大佬不能算进去……一般来说,这刘县令走了,他的屁股也能往上挪一挪,虽然只是半级,但好歹也是一把手了不是?可是,王县丞等啊等,没有等来陛下加封的圣旨,却等来了魏县令。 刘县令变成了魏县令,王县丞却还是那个王县丞。

更让他郁闷的是,这位魏县令是从京都调来的,似乎和府衙的某位大佬也很熟,刚来两个月,在县衙就占据了绝对的主动,将他和郑主簿完全架空,他这个县丞倒是比以前更加悠闲了。

“狗官!”王县丞呸了一声,抿了一口茶之后,才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道声音。 “大人,茶凉了,要不要给您再续一杯?”“噗!”王县丞平日里都舍不得拿出来的名茶被他全都喷了出去,惊慌的回过头,看到站在他身后的人时,恼怒的骂道:“混账,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就在大人刚才骂“狗官”的时候。 ”大牛挠了挠脑袋,委屈的说道。 随后,他脸上就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说道:“大人,您刚才在骂谁啊?”“骂我自己!”王县丞的小心脏到现在还在砰砰直跳,狠狠的在大牛的屁股上踹了一脚,说道:“滚,滚,滚的远远的,别让本官再看到你!”“骂魏县令就骂魏县令呗,整个县衙谁不知道您总是在背后骂魏县令……”大牛嘴里嘟囔了一句,一边往回走一边说道:“我来就是想告诉大人,李大人回来了,今天还问起了县衙的事情,我说大人和郑主簿的境况不太好,李大人说好歹同僚一场,趁他现在还在庆安府,若是两位大人有什么难处,能帮衬的也能帮衬一把……,既然没有,那我这就去告诉李大人。

”“滚,再不滚……”见大牛嘟嘟囔囔,王县丞刚骂了一句,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问道:“你说什么,李大人回来了,哪个李大人?”“不过大人现在已经不是县尉了,估计就算是加上两位大人也斗不过魏县令,还是算了吧……”大牛自言自语了几句,随后就摇了摇头,身影快要离开王县丞的视线。

“县尉……,难道是李县尉?”王县丞闻言,眼里精光大放,看着大牛即将消失的背影,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来,来,大牛啊,尝尝这茶怎么样……”王县丞亲自倒了一杯茶水给大牛,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你在县衙当捕快,也有不短的时间了吧,本官记得刚刚调任安溪县那年,你就已经在这里了……,大牛啊,你凭良心说,本官平时对你怎么样?”见王县丞一反常态,一只手还在自己的肩膀上不停的抚摸,大牛退后了几步,顿时想到县衙中所有衙役都知道的一个传闻。

据说,王县丞经常和刘县令在后衙的某处房间,偷偷摸摸的干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县丞大人有龙阳之癖在县衙早就不是什么大新闻了。

想到这里,他立刻双手护胸,惊恐的说道:“大,大人,您别这样,我,我就是死也不会从了你的!”。